笔趣阁 > 都市现实 > 摄政王的心尖妃 > 第八百三十章 寻几个高手
    再回到府中,小荪和嬷嬷早就备下了饭菜。

    之前子安要入宫拜见太皇太后,因此嬷嬷抓紧伺候,没能问子安一路的惊险。

    等子安和慕容桀吃过饭,她便急忙问了。

    子安挑了些重点说,也没说得太惊险,只是也把嬷嬷吓得两眼翻白,几乎晕过去。

    子安笑着安慰道:“我这不是没事了吗?不要瞎担心。”

    “如今是没事了,可也太危险了,您说,若不是王爷及时赶到,哎,真是后果不堪设想啊。”

    嬷嬷说着,后怕不已,又道:“不行,明日奴婢得去一趟庙里,给您求一张平安符。”

    “好,有劳嬷嬷了。”子安笑着道。

    “什么平安符?本王也要。”慕容桀方才与王俊交代了些事情,出去了一会儿,进来便听到她们说什么平安符,便打趣着插嘴。

    “好,奴婢一并求了。”嬷嬷说着,手里赶忙倒了杯茶,放在子安边上,料定慕容桀是坐在子安的身侧。

    慕容桀坐下来,端着热茶呷了一口,笑盈盈地看着子安,“回家感觉好吗?”

    “没什么地方能比家更叫人觉得安稳。”子安叹息,伸手抚摸着小腹,“以后我哪里都不去了,只在家里专心养胎。”

    “那敢情好。”慕容桀说。

    小荪问道:“王妃,那吴燕祖是什么人啊?此人好生轻浮啊。”

    “他是我从青州府带回来的人,我方才说救我的那人,便是他。”

    “噢,”小荪连忙改口,“原来是他,他就是恩人啊,难怪说话这么风趣。”

    嬷嬷哎呀了一声,“奴婢还以为是买回来的小厮,却不想是恩人,安置不妥当啊,奴婢这就去重新安置。”

    “嗯,给他个单间,他懂得医术,以后府中的人有什么头晕发烧的,便去找他。”子安道。

    “那可不能这样劳烦恩人的。”嬷嬷责备地看了子安一眼,“怎地带了恩人回来也不说一声?真是怠慢了。”

    慕容桀道:“嬷嬷你别紧张,他日后可能会是王妃的弟子,他是跟着来拜师的。”

    “拜师?学医吗?他医术就很好啊,否则如何能救得了王妃?甭管人家来做什么的,总归是恩人,就得好生招呼着。”

    子安觉得也是,若是弟子,另当别论,可如今没收下人家,确实该好生招待的。

    “那行,嬷嬷你便去安置好他,府中的事情也别叫他做,明日叫他来见我便是。”子安道。

    不收他做弟子,但是若有心学医,她还是可以教一些的,只是不担那名分便是。

    是夜,星子黯淡,厚厚的云层也阻挡了月亮。

    天气微寒,子安累极先睡下了,慕容桀拿着一壶酒,坐在花园的凉亭里,花园对外,便是偌大的一个人工湖。

    夜风习习,迎面送来了深秋初冬的冰寒。

    倪荣站在一边伺候,慕容桀道:“坐下来,陪爷喝一杯。”

    倪荣依言坐下来,一言不发。

    “喝啊!”慕容桀见他像木头一样坐着,便道。

    倪荣抽了一下鼻子,“王爷,这一次属下没用,没能救到王爷。”

    “废话,你本一直就没用的。”慕容桀嗤道。

    倪荣抬起头,有些委屈,“既然属下没用,您还留属下在身边?”

    “爷就爱看你这张没用的脸,爷乏闷的时候,能陪爷喝喝酒便不错。”

    倪荣被酒香味勾了许久,矫情完毕之后,马上就喝来一大杯,“爷您有心事?”

    “倪荣,如今小刀没在子安身边,暗卫多有任务,府兵武功一般,所以,你再挑选几个人,武功必得高强一些,且要可靠的人来王府,务必要贴身保护好王妃。”

    “知道!”倪荣也有这个打算,这一次王妃出事,他知道王妃身边不能只有伶俐一个人,伶俐但凡有个走开的,王妃就危险了,如今可多人盯着王妃呢。

    人心难测啊,哪个是人,哪个是鬼,暂时还分不清楚。

    “这一次出事,”慕容桀把酒杯轻轻地搁在白玉桌子上,杯子与白玉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显得慕容桀的声音低沉严肃,“先是本王的疏忽,继而,还是护卫不足,且本王一直认为,子安有自保的能力,毕竟有刀疤索在身,但是,却忽略了总有商丘这样的高人,接下来,本王或许会得罪很多人,那些人不会讲什么仁义道德,不会念什么祸不及妻儿,他们也大都知道本王的软肋是王妃,因此,本王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王爷您说。”倪荣瞪大眼睛道。

    “本王想送王妃去寒山。”慕容桀道。

    倪荣怔了一下,“但是,王妃会同意吗?”

    “所以本王还在斟酌,如何跟她说。”

    倪荣道:“但是,在寒山始终不便,王妃有孕在身,一人在寒山,纵然身边有伺候的人,日子也是难熬的。”

    “这点,本王也想到了。”慕容桀有些发愁,“但是,子安在王府,始终太危险了。”

    “王爷,像您说的那样,挑几个武功高强的人贴身保护着,再加强一下王府的护卫,问题该是不大的。”

    “去寒山只是最初的想法,她方才说,在家里才感觉最安稳,因此本王才没直接与她说叫她去寒山,叫你挑选高手也是无奈之举,她去了寒山才是最理想的。”

    “那……”倪荣斟酌了一下道:“要不,属下叫伶俐去试探一下王妃的口风?”

    “嗯,也好。”慕容桀道。

    倪荣便立刻去找伶俐,伶俐却一口道:“不必试探,王妃一定不会离开王爷的,这一次差点生离死别,王妃心里不知道都怕,叫她一个人在寒山上担惊受怕,不出一个月,她就得愁死了。”

    倪荣愁道:“但是王爷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要不,你去问问?”

    伶俐想了一下,道:“要不,我问夜王要几个人,素月楼的人总信得过吧?”

    “但是,素月楼和邪寒楼的人如今还敢在京中出现吗?那严旭之前得了皇命,要把邪寒楼和素月楼的人一网打尽呢。”

    “他便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能力。”伶俐冷笑,“如今皇上自身难保,还想着杀这个杀哪个的,也亏得我们家王爷憋得住,没跟太皇太后说这事儿,否则……”

    倪荣瞧了她一眼,“太皇太后也管不得这事儿啊,邪寒楼的人确实攻入了皇宫,皇上要问罪,太皇太后总不能管吧?我认为,夜王不说,便是这样原因,太皇太后若帮了邪寒楼的人,那朝中本对太皇太后忠心的老臣子也会有想法的。”

    aq

    xiaoshuo.c o m 更新快 广t告少

http://www.linlida.com/4_4410/42263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