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李安并不认可县尉的工作方式,也并不觉得眼前这个县尉有什么过人之处,甚至觉得这个家伙有些懒政,不是一个合格的县尉,但李安却没有因为这些而去责备县尉。

    因为他非常清楚,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这么优秀,对县尉这种基层的小吏不能有太高的要求,而且,县尉本身就是一个很不好干的职业,一个很容易得罪人的职业,甚至像杜甫这种浑身充满了正义感的读书人,都不愿意去做县尉之类的工作,由此可见这个工作的难处和不受待见,若是因为做的不好而去责备他,会让县尉觉得寒心的,而轻描淡写的去鼓励他,倒是可以有更好的效果。

    汶川县的县尉是一个比李安还要年长的中年人,被上司责备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做不好都要被臭骂一顿,甚至还要挨板子,他都已经习惯了,这一次陪着李安去赵家村祖坟,内心也是七上八下的,生怕自己做的不好而被训斥,但他却没有想到,李安竟是如此的平易近人,并没有因为他做的不好而去责备他,反而还处处帮助他,在陈龙出言讥讽的时候为他解释,这一点让他万万没有想到,内心顿时对李安感激涕零,生出由衷的敬佩之情。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折服,是对李安人格魅力的巨大肯定,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善意举动就征服了汶川县的县尉,这便是李安人格的巨大魅力,一种让人不得不臣服的魅力。

    “李侍郎但有所需,卑职必全力以赴。”

    汶川县的县尉突然激动的说道,显得有些突兀,这么急于表忠心,让人感觉怪怪的。

    旁边的陈龙不自觉的撇了撇嘴,而李安则淡然一笑,心下颇为得意。

    汶川县的县城坐落在一片不大的平原之上,这一小块平原的面积虽然不大,但却已经是汶川县方圆几十里内最大的一小块平原了,也是一处沿河的平原,算得上是汶水常年冲击出来的平原,这样的平原高度很低,与河水的高度也差不了多少,一旦遇到较大的洪水,便有被水淹的危机,就算厚厚的城墙也保护不了里面的房舍和百姓。

    当然,城市坐落在这样的位置,也有莫大的好处,那就是取水相对要方便许多,而人们的生活是离不开水源的,在取水非常方便的地方生活,自然有很大的便利性了,只要不出现洪水,那就万事大吉了,而洪水自然不会频繁的出现,否则,这里的县城早就不存在了,没有哪个傻子会把县城建在经常发生洪水的地方,那不是找死吗?

    汶川县是蜀中相对偏僻的一个小县,人口和经济都不行,如此,县城的规模和级别是可想而知的,从远处看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县城,长不足三里,宽度也只有二里多,算成后世的面积,也就一两个平方公里,算是很小很小的一个县城了,城墙的高度也很一般,只有人高度的两倍,是石头和泥土混合搭建的,有石头在里面,这让城墙的坚固程度增加了不少,一般的普通城墙都是泥土堆砌的比较多,像这种加入大量石头的县城很少见,这主要是因为汶川县这里是山区,并不缺少石头,只要你想要,多少石头都能给你捡来,筑城的时候自然不会吝啬使用石头了,反正石头又不要钱,征发足够的劳力去山上运石头就是了。

    “县尉,汶川县的治安如何?鸡鸣狗盗之辈多么?有没有剿灭不了的山贼?”

    李安开口问道,也算是转移一下话题,让气氛柔和一些。

    汶川县县尉连忙回答道:“回李侍郎,咱们汶川县的治安还算不错,鸡鸣狗盗是难免的,但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朴实的农民和猎户,山贼似乎也有,不过都是不成气候的小毛贼,三五个人躲在大山里,时不时的打劫过往的行人,有时候还会流窜到临县去打劫,而我们也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就算天天搜山也找不到啊!每一次进山都是白跑一趟,万幸是危害不大,这些毛贼人少也不会伤人性命。”

    说完一脸的无奈,似乎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无颜见李安这等大官了。

    李安对此也是非常的理解,毕竟,汶川处在山区地带,周围全是无尽的大山,藏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若是几百几千人自然不好隐藏,可三五个人还是挺好隐藏的,很容易就能藏的让人找不到,就凭一个县城的几十名衙役,想要在偌大的山里寻找小毛贼,这只能碰运气,一般情况下还真的很不容易找到。

    后世虽然经常能够找到逃入深山的小毛贼,但情况与大唐不太相同,一个是人力更简单充足,往往为了寻找一个人而动用几千几万人的庞大力量,另外科技也相当的发达,可以使用无人机在空中进行侦查,发现盗贼的几率自然也就大大增加了。

    汶川县这么点人力,也没有后世的高科技,对于逃入深山的小马贼基本上没有什么太有效的办法,所以,县尉也很是无奈。

    李安一副很是理解的表情,对于这种情况,确实不太好办,若是李安遇到这种情况,只怕也要花费好大的一番力气才行。

    “本官理解,汶川的山太大了,三五个小毛贼随便往哪儿一躲,还确实不好发现,搜山也不会有多大的效果,毛贼能躲在山里,对山里的地形肯定是最熟悉的,只要他们不肯出来,搜山也抓不住他们,这些毛贼简直就像泥鳅一样油滑呀!哈哈!”

    李安笑着说道,算是给县尉一点面子,让他不要过分自责。

    “李侍郎,这有什么难的,直接一把火把山给烧了不就行了,看这些龟儿子往哪里躲,哈哈哈!”

    陈龙大笑着说道。

    很显然,陈龙是在开玩笑,大山是不能随便烧的,不论是树木,药材,还是猎物,这些都是朝廷的资源,是附近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基础,若是一把大火把山给烧掉了,那么,很多附近的老百姓就要受到很大的影响了,猎户首先要完蛋,没有猎物可以打,猎户的生计就没有了,樵夫更不用说了,没有树木樵夫也就失去了生活来源,采药的也会跟着倒霉,大山里最珍贵的就是药材了,没有了药材,靠采药维持生计的人也会成为生活没有着落的人。

    总之,烧山的打击面太大了,这不是一个县级官员能够决定的,必须是朝廷亲自下令才能实施烧山,而一般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事态非常严重了才会如此选择,就为了打击几个小毛贼就去烧山,这显然是行不通的。

    县尉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便哈哈大笑,他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陈龙是在开玩笑,并不是真的要烧山。

    对于汶川县的山里存在几个拦路劫财的小毛贼,李安并不放在心上,这种事情几乎所有的边远州县都有,也是很让朝廷头疼的事情,对于这种情况,其实,朝廷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一般都是悬赏捉拿,公开给出一定的金额,谁能把蟊贼抓获,这个金额就赏赐给谁,这个职业在古代叫做赏金猎人,也就是拿着朝廷的钱办事儿的一群游侠,也是一些有正义感的人。

    赏金猎人这个职业还是很古老的,似乎有人类文明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个职业了,具体什么时候第一次出现,已经是无从考证了,总之,就是非常古老的职业。

    不过,赏金猎人也是要吃饭的,所以,开出的价码若是不够让人动心的话,这个活儿只怕没人愿意接,另外,有些比较棘手的凶狠盗贼,要开出更高的价格才会有人去接,毕竟,没有人愿意为了一点小钱,而去做一些冒着生命危险的事情。

    汶川县是一个比较贫穷的小县城,躲在山里的毛贼危害性和危险程度也很一般,所以,能开出的价码自然不会很高,而太少的赏金根本就没法让赏金猎人动心,至少能力较强的赏金猎人是看不上这么点赏金的,而能力一般的赏金猎人也未必能够抓到毛贼,所以,这里的毛贼一直都存在,始终没有被完全消灭掉,而就算所有的毛贼都被消灭了,这也不能算是万事大吉,因为新的毛贼还会不断的出现。

    当然,既然朝廷出不起钱,也可以让编制内的衙役去解决,可问题就是这些衙役也都是混饭吃的,让他们豁出性命去抓捕盗贼,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每天守着雷打不动的俸禄不好么,为啥非要去拼命,命永远都是自己的,失去了生命就什么都没有了,况且,大部分的衙役并没有工资收入,啥好处都没有,谁会愿意去拼命,

    而赏金猎人是没有固定俸禄的,也不受朝廷管辖,不去拼命的话,可能连饭都吃不上了,所以,赏金猎人的积极性比衙役要高一些,只是他们也会权衡利弊,看看任务是否划算,不划算也是不接的。

    “谁敢放火烧山,直接抓去做大牢,哈哈哈!”

    李安笑着说道。

    不知不觉就到了县城,因为只是一座很小的县城,所以,城门也不是很高大,有一种年久失修的感觉,说不定遇到较大的暴风雨,城门就会坍塌似的。

    “这城门多久没修过了,不会塌下来吧!”

    李安有些担忧的说道。

    县尉忙道:“不会的,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这都是几十年了,不也没塌过,放心吧!塌不了。”

    一旁的衙役说道:“咱们汶川县太穷了,修城门要花不少钱,县衙也没有那么多钱,要是都用来修城门,县尊的俸禄就发不起了。”

    也就是说,并不是他们故意不修,而是因为汶川县太穷了,县衙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去维修损坏严重的城门楼,否则就会影响县衙公务人员的工资。

    这么一座小县城,内部的人口不多,仅有几千人,因为并不处在战略要地,所以,县城没有长期的驻军,但州城的驻军偶尔会过来驻守,以显示这里是大唐朝廷管辖的地方,多数时候县城是没有一兵一卒的,而负责守卫县城的责任,就落在了衙役的身上,也就是古代的一种徭役。

    这么一个小县城,所有的衙役加在一起还不到一百人,在这其中,能够领到俸禄的仅有二十人,其余八十人都是白役,也就是只干活却没有丝毫的工资收入,若是人人都给工资,县衙的负担就太重了。

    当然了,能够领到工资的二十名衙役都是长期服役的,这其中也不乏有一些能力出众的人,而八十名没有工资的衙役,都是从老百姓之中临时挑选的,也是轮流服役的,毕竟,在没有军队驻守的时候,县城还是要有人守卫的,尽管这些临时拼凑的衙役战斗力非常一般,但对付一些鸡鸣狗盗之辈,那也是绰绰有余的,有城墙作为依托,只要对方不是专业的军队,就很难攻破城墙,保护县城的能力还是有的,若是遇到很强悍的敌人,州城和附近驻扎的军队会过来平叛的。

    此时,在破旧的城门处,有六名衙役正在当值,城门楼上还能看到四名,这四名衙役还背着弓箭,对于一般的毛贼,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汶川县的县城有四座城门,不过,平时仅有两个城门是开放的,其余两个被封死了,这样一来也能减少一些防卫方面的压力,开放的城门,至少需要十多人才能维持,而封闭的城门上只需要四五个人来回在城墙巡逻就可以了,可以节省一半的人力。

    如此一算,防卫城墙的衙役只需要三四十人就够了,这一次外出公干,县尉亲自带领了三十多人,也就是说,在城内还有三十人左右的衙役,他们有的在街道上巡逻,有的在县衙内护卫,基本上能够满足一座县城的基本运转。

http://www.linlida.com/3_3506/58545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