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偏心的赵母
    李安与赵木匠站在菜地里聊天,刚聊没几句,赵木匠家的左右两侧就来了不少的男男女女,足有二十多人,一个个的表情都很是热情,后面还有更多的人正在赶来。

    不过,赵木匠看到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太好的,甚至眉头都有些微微蹙起,就好像这些人是来要债的似的。

    而更让李安感到惊讶的,是这些人刚到,院子里的老太太,就好像突然年轻了几十岁似的,居然拄着拐杖急匆匆的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一把握住一个小男娃的小手,乖儿心尖的喊着,然后换了一个小男娃继续喊着,很明显,这些奔过来的人,都是赵木匠的亲人。

    这个老太太倒是挺有意思的,李安亲自过来送年货,她无动于衷,而他的儿孙们天天都能见到,居然还用得着急着跑出来,实在是有些不太合适。

    “母亲疼爱几个小重孙,让李侍郎见笑了。”

    赵木匠也觉得很是尴尬,刚才母亲不肯出来,他还帮着圆谎,说自己的母亲年纪大了,不方便走动,可此刻,自己的母亲居然急匆匆的跑出来见小重孙,这是打他的脸,同时,也是不给李安面子,还好他明白李安不是一个太好面子的人,若是换了寻常的官员,估计早就生气了。

    “无妨,无妨,老人家疼爱晚辈是常事。”

    李安淡淡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看得出来这个老太太有些重年轻女,跑过来的小娃儿足有十多个,可老太太只疼男娃,对女娃儿却是视而不见的。

    这让李安觉得,白居易大诗人写的长恨歌是有错误的,‘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说的是杨玉环受宠之后,杨家如日中天,这导致天下的父母不重视生男娃,而更希望自己生的是女娃。

    但李安倒是觉得,这只是白先生的一种情绪表达罢了,并不是真实的情况,或者,白先生在民间游玩的时候,可能会听到这种声音,有的人会过嘴瘾,说自己生男娃有啥用,生女娃的杨家都如日中天了,而白先生虽然不会当真,但写出来也是一种表达,或者说,当时,确实有一些人想要生女娃,但他们更想要的是儿女双全,而不仅仅只是生个女娃,这一点是不会有错的,传宗接代的思想在这个时代是非常严重的,任何人都摆脱不了传宗接代思想的左右。

    就算是到了女权盛行的时代,重男轻女的思想依旧十分的严重,很多人依旧希望自己生的孩子是男娃,久而久之,就导致了一个国家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而且,还会变的越来越严重,给社会的稳定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危害。

    大唐这个时代的重男轻女还不是最严重的,至少,如今出了个杨玉环,这多多少少能提高女子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可无论如何,女娃始终是比不了男娃的,从眼前这个老妪的表现就可以看得出来。

    不过,这个老妪不但重男轻女,而且,还有些偏心,这一大群人刚来,老妪就非常心疼的,把李安送来的年货,分给这些儿孙,都没问赵木匠一句,而赵木匠的表情虽然有些心痛,但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都不愿过去,一看就是一个大孝子,一个对母亲言听计从的大孝子,让他违逆自己的母亲,是万万做不到的。

    赵木匠的老婆,一看就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见自己的婆婆把家里的年货都送给各家,除了表情有些不愿意之外,一句话都不肯说。

    “祖母倒是大方,这都送人了,那我们这个年还过不过?”

    赵木匠的儿媳,非常反感的瞪了老太太一眼,心里一万个不服气。

    老太太一听,顿时也不高兴了,怒道:“怎么就送人了,这些都是我的儿孙,都是我的心肝,都给他们我心里高兴。”

    “二房,三房,四房都是您的儿孙,难道我家大郎他们就不是吗?您总是偏心,有好东西都给他们,可这些都是父亲挣来的啊!现在我们这么多人都要挤在一个院子了,连多盖一间房的钱都没有,他们各家过的都比我们要好,这不公平。”

    赵木匠这个儿媳妇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直接就顶撞了起来。

    “看看这是谁家没教养的东西,怎么能顶撞长辈呢?”

    “母亲,您千万不要跟这种没教养的人一般见识。”

    “母亲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大郎,还不看好你媳妇,看把你祖母气的。”

    这一顶撞不得了,老太太还没来得及生气,几个儿子就已经蹦了起来,为自己的偏心母亲打抱不平。

    而赵木匠的儿媳妇,却是无人帮忙,尽管婆母和丈夫与自己是一个心意,但却因为软弱而不肯站出来。

    “都吃我们家的,拿我们家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赵木匠的儿媳妇也是伤心透了,怒目瞪着自己的丈夫。

    “听听,我老婆子还没死呢?这是要咒我死啊!”

    老太太生气的指着自己的孙媳妇。

    因为在老太太的眼里,只要她还活着,四个儿子就是一家人,大儿子的所有财产,都可以送给其余几个儿子,甚至,她觉得自己就算是死了,大儿子也应该照顾自己的几个兄弟,毕竟,她知道大儿子有出息,能挣到更多的钱,而其余几个儿子,就是普通的老农民,根本就没法比,有出息的儿子照顾没有出息的兄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大郎,还不把你媳妇带走,看把你祖母气的。”

    “母亲千万不要生气,跟一个小辈生气,不值得。”

    “母亲不要担心,有我们兄弟在,谁也别想给母亲脸色看。”

    几个儿子中气十足的给自己的老母亲撑腰。

    “还是儿子好,儿子们好,像这种目无长辈的女人就该休了。”

    老太太看样子对自己的孙媳妇早有不满,非常生气的说道。

    “母亲,二郎都还没娶上媳妇呢?大郎这也是好不容易才娶上媳妇的,怎么能说休就休了呢?”

    赵木匠的媳妇不乐意了,他对这个老母亲也是颇有怨言,对自己二儿子至今未能娶妻,那也是焦急万分,所以,让大儿子休妻,她是万万不能同意的。

    “娶了这个目无尊长的女人有什么用,这么多年就生了一个小娘子,你看看二房三房和四房,都好几个孙子了,你一个孙子也没有。”

    老太太非常生气的数落。

    “母亲,这日子还长着呢?总会再生的,若是再过几年还不能生孙子,就给大郎纳个妾。”

    赵木匠的老婆也是气急了,非常合理的说道。

    一听要给自己的丈夫纳妾,赵木匠的孙媳妇不乐意了,连忙叫屈道:“母亲,不是儿媳不能生,实在是家里太局促,现在都三个人一屋,孩子总是闹腾,若是再生,就更住不下了,儿媳也不敢阻挠大郎纳妾,可若是纳个妾回来住在哪里啊!总不能住恭房吧!”

    “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休了,自然有地方住,我们赵家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掺和。”

    “百善孝为先,不敬重长辈的媳妇,不如休了的好。”

    “大郎就是太惯着媳妇了,女人就不能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赵木匠的几个兄弟,一脸正气的说道。

    “有人嫌家里不宽敞,等我死了,家里面自然就宽敞了,等我死了就好了。”

    老太太火上浇油的说道。

    “母亲,您可千万不能想不开啊!儿子们还指望您呢?”

    “母亲,您消消气,消消气。”

    “大郎,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你媳妇带走。”

    赵木匠的几个儿子,全都是一脸的孝悌之色,仿佛天下间就没有比他们还孝顺的人了,甚至都开始抹眼泪了。

    “少说两句吧!我们回去说。”

    赵木匠的大儿子有些顶不住了,用手拉住自己的媳妇。

    “回去说,回去说,每次都是这样,看看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嫁过来这么多年,日子是一日不如一日,别人家的房子院子是一个接着一个,我们家呢?一直都是这么几间房子,父亲挣的再多也不够几个叔叔分的。”

    赵木匠的儿媳,这一次也不知是怎么了,丝毫没有服软的意思。

    “你个妇人,怎么说话的,大哥帮衬我们这些穷兄弟,是大哥仁义,我们也一直感念大哥的仁德,十里八乡的,谁不说大哥仁德。”

    “不过偶尔拿点吃食罢了,二郎前几日还在我们家吃了一顿呢?你那闺女前几日还吃了我家的萝卜呢?这怎么没有算。”

    “二哥,三哥,跟一个妇人争执什么,他还能翻了天,大哥仁义是十里八乡都有有名的,大哥才不会受这等妇人的挑拨,不管我们呢?”

    赵木匠的几位兄弟一边恭维自己的大哥,一边骂赵木匠的儿媳妇。

    听到自己的几位兄弟如此恭维自己,赵木匠也只能苦笑,他还能说什么呢?

    李安被篱笆所遮挡,这让赵木匠的兄弟看不清自己,而颜如玉则早就躲到车子里去了,这避免了一些尴尬。

    另外,除了赵木匠之外,剩下的所有人,都不清楚李安的身份,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搞不清侍郎是多大的官儿。

    “赵匠人!你的这几位兄弟,仗着你母亲的照顾,是吃定你了啊!”

    李安轻声说道。

    “让李侍郎见笑了,小人是家中长子,实在也是无奈啊!父亲去世的早,母亲从小养育我们兄弟四人,吃尽了苦头,实在是不容易,虽然母亲略有偏心,可做儿子的不能不孝,生养之恩大于天,只要能让母亲高兴,小人吃点苦头不算什么。”

    赵木匠想起自己母亲过去的各种不容易,心中那是颇为感叹。

    李安闻言,顿时心中也是一阵感叹,看得出来,眼前这个赵木匠是真的孝顺,而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孝子,也是一个很有良心的人,而他孝顺母亲也是有原因的,除了因为他是母亲的儿子之外,还与他的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养育他们兄弟不容易有关,他不愿意看着自己的母亲,辛苦一辈子,到了老来还不能安享清福,忤逆自己的母亲,他就更加的不愿意了。

    “赵匠人真是个大孝子啊!可你自己吃苦不要紧,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孙也跟着你一起受罪吧!刚才本官从李铁匠家过来,他们家有四个院子,三十六间房舍,儿孙满堂啊!临走的时候,还有好几个媒婆跑到他们家里去,要给他们家才十三岁的小儿子说娘子,几个媒婆争的都快要打起来了,那场面……”

    李安故意编个媒婆的故事,为的就是刺激赵木匠,让他考虑一下自己的儿子和孙辈,毕竟,若李安猜的不错的话,赵木匠的二儿子之所以没有娶上媳妇,与赵木匠的愚孝有很大的关系,没有任何人家愿意把自己的女儿推入火坑。

    果不其然,当赵木匠听说李铁匠家的十三岁儿子,都被媒人轮番盯上了之后,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很不好了,他的二儿子都十九岁了,按照后世的习惯,这还是个孩子呢?是祖国的花朵,可在大唐这个时代,十九岁是真的不小了,算是个大小伙子了,甚至都可以用剩男来形容了。

    “让李侍郎见笑了,都是小人治家无方,家里太乱,都不能好好招待侍郎,小人之罪……”

    赵木匠心里一阵的泛酸,既有自己儿子未能婚配的忧愁,同时,也觉得自己招待不周,若是像李铁匠家一样的条件,李安肯定不会不入他的住处了。

    “无妨,无妨,本官也无甚大事,就当体察民情了,或许本官可以帮点忙,与老人家谈谈心,不过,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气氛冷静不下来。”

    李安笑着说道。

    赵木匠感激的说道:“李侍郎之恩,下官万分感激。”

    说完走向一大群人,摆出了大哥的气势,大声道:“闹够了没有,还嫌不够丢人,回去,所有人全都回去,走走走。”

http://www.linlida.com/3_3506/33521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