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百零五章 放长线钓大鱼
    李安与赵曳夫一同走出大帐,见席豫等人站在帐外,连忙走了过去。

    “归昌王。”

    席豫等人一同行礼。

    赵曳夫向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

    李安上前两步,看向荔非守瑜几人,凝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何有人大喊刺客,竟连席侍郎都惊动了。”

    荔非守瑜连忙将两名吐蕃刺客被毒杀一事告诉了李安,并微微点头,向李安暗示什么。

    李安见状,大怒道:“昆雄、飞羽,你们是怎么向我保证的,为何连两个俘虏都看不好,你们这是坏了我的大事。”

    “是我们一时疏忽,请大兄责罚。”

    李飞羽单膝跪地请罪,李昆雄也跟着跪下。

    “哼,岂有此理,来人,将他二人拉下去各打三十军棍,以儆效尤。”

    李安怒气冲冲的下令。

    “等等。”

    席豫连忙求情道:“李校尉,他们二人皆是我大唐难得的勇士,此次前往东女国危险重重,若是先伤勇士,岂不是自断臂膀,不如饶恕他们这一次,让他们戴罪立功。”

    李安蹙了蹙眉,痛心道:“席侍郎,昆雄、飞羽皆是我义弟,从小与我一同长大,我岂能愿意处罚他们,只是这两名吐蕃刺客,已经供出归昌王身边的奸细,只要再等几个时辰,卑职就能将奸细抓住,可就是因为他们的疏忽大意,竟然让奸细钻了空子,将吐蕃刺客毒杀。”

    席豫捋了捋胡须,安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李校尉就不要耿耿于怀了,况且,这两名吐蕃刺客也是他们二人生擒的不是。”

    李安点了点头,看向昆雄、飞羽,正色道:“功是功,过是过,这次本不该饶恕你们,不过,既然席侍郎求情,这三十军棍就暂且记下,待完成这次任务,回到长安城再执行。”

    说完给二人使了个眼色。

    昆雄、飞羽会意,叩拜道:“多谢席侍郎求情,我们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二位勇士快快请起,这一路上,还要仰仗你们呢?”

    席豫满脸堆笑,回头看向李安:“李校尉,追查奸细的事情不必急于一时,天色已晚,大家还是先休息吧!”

    “席侍郎请。”

    “归昌王,下官告退。”

    席豫向赵曳夫轻轻行了一礼,转身向自己的营帐走去。

    作为大唐使团的最高领导,席豫之所以为昆雄、飞羽求情,一是因为爱才,他为官一生,一眼就能看出昆雄、飞羽是勇武的壮士,让勇士受辱,他于心不忍。

    二是看出李安并非真的想要处罚,只是碍于这二人犯了错,不得不体现自己的大公无私,只要他开口求情,李安必然顺水推舟,饶了昆雄和飞羽,如此一来,他不但解了李安的难处,同时,也赢得了昆雄和飞羽的感激,可谓一举两得,虽然席豫看上去已是老迈之人,但在某些为人处世方面,可精明的很呢?

    李安将赵曳夫送回大帐,而后便带着荔非守瑜等人,返回自己的大帐。

    “守瑜,情况到底如何?”

    一入大帐,李安便急切的问道。

    “无恙,我们按照你说的去做,已经发现三名奸细,两个是护卫,还有一个是侍女。”

    “哦,只有三人?”

    “还不能肯定,当时前去送饭的是一名伪装的护卫,我与飞羽悄悄跟着他,发现另一名护卫和一名侍女在黑暗的角落与他汇合,可以肯定,他们三人都是奸细,而后他们三人分两路回去,我们也跟了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所以,目前只能肯定他们三人是奸细。”

    荔非守瑜认真的说道。

    李安轻轻点头:“飞羽,派几名可靠的弟兄,严密监视这三个奸细,看看他们平时都与谁接触,在什么地方接触,都干了些什么,记住,一定要悄悄的进行,万万不能引起他们的警觉。”

    “大兄放心,这事就交给我了。”

    李安摆了摆手,让几名弟兄回去歇息。

    这一次利用两名吐蕃刺客,钓出归昌王身边的奸细,是李安的精心安排,他原本打算发现奸细后立即抓捕,以清除隐患。

    不过,仔细一想,若奸细人数较多,且只有少数几个闯入陷阱,则必然不能打掉所有的奸细,如此,仍然会有很大的隐患,上一次在蔚州,与蕃军奸细的一番较量,让李安长了不少见识,从而决定采取欲擒故纵之计,让荔非守瑜和李飞羽悄悄跟踪他们,但不实施抓捕,同时,还演了一场要怒打兄弟的戏,以迷惑奸细。

    另外,李安最担心的并不是归昌王身边的奸细,毕竟,这些奸细肯定都是小喽啰,在他们的身后,必然是某个与吐蕃勾结的王族,而如何挖出这个东女国王族是李安比较头疼的,此次,放过这三个奸细,便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李安相信,只要进入东女国境内,这几个奸细,必然会与指使他们的东女国王族取得联系,如此,李安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那个与吐蕃勾结的王族,进而采取雷霆手段将其除掉。

    至于那两名吐蕃奸细,既然毫无利用价值,留着也是拖累,让他们死在奸细的手中,也算是恶有恶报了。

    一夜无事,第二日一早,几名龙武军将士,将两名被毒死的吐蕃奸细仍在路边示众。

    这是李安的安排,主要是为了让队伍中的几名奸细,看到他们的毒杀确实成功了,他们可以高枕无忧了,进而放松警惕,毫不怀疑自己的暴露。

    早饭过后,李安带领队伍拔营出发,继续向东女国方向行进。

    两名吐蕃刺客被毒杀,让所有人都相信归昌王的队伍之中有奸细,这多少给这几名奸细造成了比较大的心里压力,从而规规矩矩,低调做事。

    李安麾下的弟兄,悄悄观察他们几天,都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情况,这三人除了吃喝做事之外,几乎全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营帐里,也未见他们与旁人过多接触。

    不过,李安有的是耐心,现在他已经锁定这三人是奸细,如此,还怕这三人能逃出他的手心吗?

    几日后,大队人马抵达岐山,并在岐山脚下扎下营盘,再过两日就要抵达陈仓城了,而后,他们将沿着狭窄的陈仓小道进入梁州,再而后就是进入益州,最终抵达东女国的都城女王城。

    最多一个月之后,李安就可以抵达东女国境内了,而进入东女国之后,等待他的又将是什么,李安不敢深入的想,他有一种预感,这一次的东女国之行,注定充满腥风血雨,而他必须硬起心肠,迎接这一挑战。

    晚饭过后,李安照例前往归昌王大帐,认真学习吐蕃语言,刚开始的时候,席豫听说此事大为不满,不过,仔细一想,东女国毕竟是蛮夷小邦,与拥有礼仪廉耻的大唐相差甚远,番邦小国的礼仪民风与大唐自然不同,只要归昌王本人愿意,他这个大唐礼部侍郎又反对作甚,于是,也就佯作不知此事。

    “叽叽咕咕……”

    在归昌王大帐中,李安突然听到一种很熟悉的鸟叫声,这种鸟在营州很常见,不过,这是一种迁徙的鸟类,在这个季节应该在南方过冬才对,怎么可能出现在寒冷的关中平原。

    李安心头略有所感,看向赵曳夫:“曳夫,天色不早了,早些歇息吧!我回去了。”

    “好,无恙慢走。”

    赵曳夫是真的困乏了,没有丝毫的挽留。

    李安点了点头,大步走出归昌王大帐,并寻着鸟叫声传来的方向,悄悄摸了过去。

    “大兄,你怎么过来了。”

    李飞羽带着一名弟兄,躲在一颗大树的后面。

    李安顿时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低声道:“你们在跟踪奸细?”

    “是那名侍女,就在前面不远处。”

    李安咧嘴一笑:“果然还有刺客,你先回去,飞羽,随我悄悄跟上去。”

    李飞羽带来的弟兄受命离开,而李安则带着李飞羽悄悄跟了上去。

    为了不被发现,二人分开一段距离,悄悄的行进,并尽量保持足够远的安全距离。

    在一处黑暗的角落,侍女停下脚步,也发出了叽叽咕咕的鸟叫声。

    不一会儿,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从一颗大树后冒了出来。

    “阿依,你来了。”

    男子说着,警惕的看向四周。

    “哈密果,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主人身边吗?”

    “上次长安城郊外行刺失败的消息,传到主人耳中之后,主人是大发雷霆,主人对你们,还有吐蕃人都不太信任,担心你们仍旧完不成任务,所以,派我亲自前来,怎么样,任务进行的如何?”

    名叫哈密果的男子,一脸的高傲。

    “任务很不顺利,大唐朝廷派了一名很厉害的校尉,率领六百精锐将士,严密护卫宾就,就在前几日,所有的吐蕃人全都被他歼灭了,另外,我们也差一点就被他抓住了。”

    阿依心有余悸的诉说。

    “什么,怎么会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依也不隐瞒,将李安用计全歼吐蕃刺客,以及此后的惊险一幕,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哈密果。

http://www.linlida.com/3_3506/23470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