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现实 > 画满田园 > 第八百九十六章 马氏穷折腾
    马氏被呛了一下子,咽了口吐沫,又不甘心的开口:“这也就是走个形式,别让你小姑走的太寒碜了。”

    不等玄妙儿再开口,玄文涛冷冷的个开了口:“咱们已经分家了,这要找你们随便在你们家找,我和宝珠同父异母,不算最亲,所以这事我和老二这边不参与。”这话说的也是够绝的。

    玄妙儿很佩服自己的爹,说话绝对在点子上,这话自己是孙子辈,说的深了不好,可是玄文涛这么说,没有问题。

    马氏知道自己如果再说,就是自取其辱了,本以为这个时候死者为大,玄文涛怎么也能想一下,没想到他一下子把话说的这么绝了,她看向了玄老爷子:“你说用谁?”

    玄老爷子叹了口气,刚才能听不出来都不想去么,现在他也确实不想再让家里起什么事了:“谁也不去,宝珠生是姜家人,死了也是姜家的鬼,你别折腾了。”

    马氏气得手都发抖了:“你是不是宝珠的亲爹,你怎么这么狠心?”

    “我是亲爹,我要不是亲爹,我能让你这么折腾么?咱们不光有女儿,还有儿孙呢,咱们家日子以后不过了?”玄老爷子从马氏给玄宝珠带上那对镯子之后,心里也不舒服。

    这对镯子是玄家的,这个玄宝珠算怎么回事,可是当时自己看见时候,马氏已经给玄宝珠带上了,自己不能从玄宝珠手上拿下来,咋说死者为大,并且摘下来这东西再给哪个儿孙也晦气了。

    马氏现在确实也没什么力气吵架了,可是心里怎么都憋得慌,怎么都觉得没让玄宝珠走的更体面,所以干脆一下趴炕上,捂着脸哭起来。

    玄老爷子等了马氏一眼,然后咳了一声对大家道:“别管她,都吃饭去,这日子还能不过了。”

    玄妙儿一直都觉得玄老爷子这人奇怪,奇怪在哪呢?就是他本来不傻,很多是心里都清楚,但是他呢是个能躲就躲的人,并且自私。

    但是家里要是真的有事,他还是能看得清楚大局的人,其实他错就错在什么都马氏管着,不过这也是他本来的缺点造就的,就是他不想管事,如果他要是个明白人,也不至于让马氏做了这么多黑心事,总之呢,还是他没整明白这个家。

    下午其实玄妙儿他们也没什么事了,不过也不好回家,所以就跟李梦仙去了西厢房坐着唠嗑。

    看着西厢房熟悉的一切,两人回想起来前几年的日子,越说这想起的越多,想起自己被马氏逼着投河,心里更难受了,原本的妙儿已经不在了,可是爹娘不知道,她也不能说。又想起了玄灵儿,好在现在玄灵儿过的很好了,越想越多,还有爹受伤了,娘早产的,胖胖被卖什么的,反正是越想心里也越难受。

    这两人说着说着就到了晚上了,玄妙儿是姑娘,未嫁的也算是个孩子,所以玄文涛让她回家带胖胖去了,不让她在这陪着折腾。

    玄妙儿也不想在那了,因为这两天也没怎么好好睡觉,所以回了家吃了晚饭,这两天也是累,泡个热水澡,也能舒服些,天黑洗了澡就躺下了。

    刚要睡着,就听见了开门声,她还以为是千落呢,也没睁眼睛:“千落,不是说了不用进来了么,我今天困得紧,就早些睡了,你也回去睡吧。”

    “妙儿,是我。”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玄妙儿一下子翻身跳下床,没有穿鞋就跑了过去,跳着搂住了某人的脖子:“花继业,我好想你。”

    花继业看着她光着脚丫子,伸手把她横抱起来:“小丫头,也不穿鞋,仔细凉到了肚子疼。”

    说着把玄妙儿抱着放到了床上,玄妙儿搂着花继业的脖子没有松开的意思,花继业的脸和玄妙儿的脸贴的很近,他一只手撑着身体的重心,连慢慢地向下靠近。

    花继业暖暖的鼻息散在玄妙儿的脸上,有些痒,玄妙儿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呼吸也不均了。

    花继业冰凉的唇瓣落到了玄妙儿的唇上,带着些许的掠夺的加深了这个吻。

    感觉玄妙儿的呼吸有些困难了,花继业的唇轻轻的向下吻上了她白皙的脖-颈。

    玄妙儿有点紧张,双上抱紧了花继业的腰,有些怕对上他的眼神,闭着眼微微的侧过头。

    花继业的下巴不小心碰到了下方一处柔软,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血脉都往一处涌去,呼吸更重了。

    “嗯~~~”玄妙儿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娇-喘。

    花继业伸手去解玄妙儿身后肚兜的绳扣,那冰凉的指尖划过皮肤的时候,让玄妙儿有些紧张:“继业,我怕。”

    花继业被玄妙儿这一声怕叫的冷静了下来,他翻身趴在玄妙儿身边,将她轻轻的揽在怀里:“对不起妙儿,我刚刚没有控制好自己。”

    玄妙儿在他怀里不敢乱动:“我爱你,如果你想……”

    “我说了要把最美好的留在洞房花烛夜,我只是这几天真的很想你。”花继业的双臂紧紧的箍在玄妙儿的身上。

    玄妙儿缩在他怀里:“我也想你,每天都想。”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玄妙儿就觉得安心。

    “想我了你怎么还没回镇上,我回到了镇上就去了画馆,没见到你,我才立刻赶来的。”花继业的手摩挲着玄妙儿的头发,一脸的委屈,自己再画馆扑了空,本以为玄妙儿能在那等着自己的。

    玄妙儿听着花继业的语气,伸出手掐了一下他的脸:“要是没事我能不回去等你么?”

    花继业刚从京城回来,不知道他们家的事情:“家里出了生么事么?”

    玄妙儿叹了口气:“我小姑死了,这两天家里都没怎么睡好,明天出殡了,所以我也没办法回镇上了。”

    “玄宝珠死了?怎么死的?”花继业确实很意外,因为玄宝珠那种人,自私自利的,有什么事让她丢了性命呢?

    “我小姑自杀了,吊死的,死的时候穿着她嫁到姜家时候的一身衣服,我就看了一眼,现在闭上眼想起来还是觉得吓人。”玄妙儿看的并不真切,但是一个红衣裙的女子吊死,怎么都瘆人。

    花继业摸着玄妙儿披散开头发的小脑袋:“你怎么还去看了,知道吓人就不要看,免得做恶梦。”

    玄妙儿的手伏在花继业的胸前:“我也不想看的,只是当时不知道,只听见惊叫声,就随着人群过去了,继业,你说我小姑为什么穿着喜服自杀呢?她并不爱姜大梁啊?”(未完待续。)

http://www.linlida.com/3_3468/23126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