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现实 > 画满田园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大哥心里话
    玄妙儿知道问玄安睿问不出来什么,所以赶紧去后院问李梦仙了。

    到了后院赶紧坐到李梦仙边上:“梦仙姐,快给我讲讲,我哥怎么背你回来的,不对,讲讲我哥怎么去追上你的。”

    李梦仙被玄妙儿这么直白的问话,弄的真心害羞了:“妙儿,你说什么呢,就是我脚扭了,安睿哥背我回来的。”

    “我哥都跟你说啥了,你的心意我哥懂了没?”玄妙儿知道自己八卦,可是这事是关系自己哥哥的,自己还是希望这两人终成眷属的。

    李梦仙低着头:“我也不知道,我们没说这些。”

    玄妙儿急的不行,但是也问不出什么来。

    这时候周玉广拿着食盒过来:“小姐,大公子让我把你们带回来的稀罕菜给李小姐送过来。”

    玄妙儿赶紧接过来,放在桌上:“梦仙姐,你看我哥对你多好,看来我娘准备那么久的聘礼,可以送出去了。”

    “妙儿,你别瞎说,这八字没一撇呢。”

    “我哥那性子,我了解,你放心吧,要不你也考察他一段,让你付出了这么久,也得让他折腾折腾。”

    “妙儿,安睿哥性子就是这样的,要是他整天花言巧语的,我也就不喜欢了。”

    “呦,这就护着了,好我不说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我娘就等着吧聘礼往你家送呢。”

    “妙儿,你又胡说。”

    “我不说了,你赶紧把我哥的心意吃了吧。”

    小姐两又低声嘀咕几句。

    吃了饭,时间不早了,李梦仙一直担心家里着急呢,尽管来时候说了要到玄妙儿这一趟,但是这下了雨,家里保证也要担心的。

    玄妙儿也不敢耽误时间,吃了饭,就让千墨备马车,然后让心澈和心静也跟着去送李梦仙回去了,这几个人送她,玄妙儿绝对放心。

    玄安睿一直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直到马车消失在视野里,玄妙儿才把他拉回来。

    李梦仙走了之后,花继业和苏牧也告辞回去了,因为他们了解玄安睿这个性子,这要是都在这拿这事开玩笑,他更不好接受自己的内心了,这总算是开了窍,两人把时间还是留给人家兄妹吧,现在花继业和苏牧倒是谈得来,一起走了。

    人都走了,画馆那边也关了门,周玉广现在留宿的话,与千墨在一个屋子住,所以也不过后院的。

    玄妙儿和玄安睿回了后院,进了屋落了座,可是玄安睿一直在游离状态。

    玄妙儿给玄安睿到了杯水:“哥,喝点水,人都走了,咱们两唠唠嗑。”

    玄安睿似乎也没太听清楚玄妙儿的话,机械的点点头:“好。”

    “哥,你今天为啥顶着雨去追梦仙姐了,咋没让心澈心静去呢?”玄妙儿心里鄙视自己,这个是套路,自己的套路。

    玄安睿听见李梦仙的名字,看向玄妙儿,尴尬的挠挠头:“我就是觉得一个女孩子,顶着雨出去危险,我不放心,当时没想太多,就自己去了。”

    “哥,你觉得梦仙姐咋样?”

    “挺好的啊,长得好,性子好,还识字。”

    “那哥你喜欢不?”好吧,赤裸裸的套路。

    “喜欢。”玄安睿顺嘴说了出来,之后觉得不对,赶紧反口:“不是喜欢,就是觉得她很好。”

    “那是不喜欢?”继续套路。

    玄安睿一着急赶紧摆手:“不是不喜欢,就是……”

    “那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

    “我也不知道,我想安静一会。”说着起身回自己房间了。

    玄妙儿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个不就是答案了,喜欢呗,看来家里又要添喜事了。

    玄安睿回了房间,现在坐在茶桌前,端起茶杯倒水,可是倒完了也没停,心里脑海里,都是李梦仙的音容笑貌。

    水顺着桌子流到自己的鞋子上,鞋湿透了,才跳了起来,赶紧找东西擦水。

    擦了之后又坐下,也没有去管还湿着的鞋子,又坐下了。

    李梦仙与自己打小就认识的,以前也觉得这是个好姑娘,只是从来没有想过别的,可是今天怎么就一下子不一样了。

    他闭着眼睛想着两人在雨里的那一阵,两人身体的接触,还有自己手碰到了……

    他赶紧摇摇头,晃醒自己,自己是读了圣贤书的,怎么能想这些污秽的事,并且对象还是李梦仙那么美好的女子。

    他站起来,在屋里俩会踱着步,站在窗前看着河湾村的方向,自己这事怎么了,怎么还是会想起来?

    初春的夜很寒冷,可是玄安睿感觉不到,他心里仿佛有一团火苗般,他赶紧转身,走到床边,也没脱外衣,倚在床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去。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时候,玄妙儿吓了一跳,这玄安睿这两个黑眼圈还真够黑的,她也了解自己这个哥哥的性子,有些事不能逼着他,而是要让他自己想通接受才行。

    并且这个事都这么久了,好不容易哥哥开窍了,没必要急于一时了,让他自己也感受一下这个相思的滋味。

    吃了饭,玄安睿去了学堂,玄妙儿担心他的精神状态,让千墨暗中送他去了学堂。

    最近玄妙儿比较忙,画像馆那边定了月中开业的,这眼见着没几天了,好在现在自己的这些学生都能揽起事来,自己就是指挥就行了。

    玄安睿走了之后,玄妙儿去了画馆那边,这也是二层的小楼,后边带院子的,因为玄妙儿考虑到有些大户小姐什么的,顾忌多的,可以在后边弄几个雅间。

    并且还有厢房,可以存放东西,也可以给伙计住的,生活做饭自然也是有单独的厨房好,这毕竟个高雅的地方。

    不过画像馆的二楼还是有个住人的屋子,得留人在这打更,毕竟这有一些他们画人像的小工具,不能让别人偷走了。

    玄妙儿进了画像馆,看见里边忙的热火朝天的,催生在楼下布置墙上的挂画,这些事他们这些学生互相给对方画的,有素描也有彩色的,就是为了挂在这店里,让人进来一看就震惊了,就想要给自己画一幅的作用。

    见玄妙儿进来,催生放下手里的画过来:“小姐来了。”这面上仍旧叫小姐,可是没外人的私下里,他们这些学生就会成玄妙儿一声老师或者师傅了。

    还有几个催生新收的学徒也赶紧过来给玄妙儿施礼,玄妙儿一直很尴尬这个事,虽然面上都叫她玄小姐,可是自己现在师公了吧,这个身份不太好接受。

    玄妙儿也不想纠结这个称呼和身份问题了,因为算起辈分,自己来自几千年之后把,那这些都是什么辈分了?

    她还是把心思放到店铺上,这布置的自己很满意:“你忙你的,我就过来看看缺啥少啥不?还有这效果咋样?”

    催生跟着玄妙儿这么久了,也了解她,所以带着那些人又过去忙自己的了。(未完待续。)

http://www.linlida.com/3_3468/23122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