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现实 > 本港风情画 > 530、止损
    随着廉政公署派遣专员进驻大酒店,嘉道理家族面临的危机越发严重,这种财务丑闻事件会直接摧毁小股东的信任,即使廉署查不到足够证据,不能给相关人士定罪,大酒店董事会的改选也已经不可避免。

    而且迫在眉睫。

    陈维云随时都有可能提起召开股东大会。

    罗兰士.嘉道理在焦虑中做出了弃车保帅的决定。

    他通过邻居包玉港联系上了陈维云,准备和谈。

    双方的见面地点在半岛酒店的贵宾室里。

    “包生,这次要多谢你从中斡旋了。”罗兰士.嘉道理给包玉港斟上酒,聊着天,等待陈维云的到来。

    “我没有帮上什么忙,不过是中间人罢了。”此时的包玉港被一股暮气缠绕心头。

    那天陈维云被邓连如、沈壁几人围堵施压,他是旁听者,陈维云临走发出警告,让嘉道理家族收拾行李离开大酒店,他只当这是陈维云撂下的狠话,存在冲动的成分,但事实摆在眼前,陈维云一点不冲动,发出的是最后通牒,行动简直是疾风骤雨,三拳两脚就把嘉道理家族打的无路可退,灰溜溜支起了投降台。

    后生可畏啊!

    陈维云攻击的核心方向,时机拿捏的精准,切断嘉道理家族人脉的手段,都让包玉港自叹不如。

    当初包玉港收购九龙仓的时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筹集的资金之广,与各方博弈的艰难,他都历历在目,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场残酷战役,胜的相当惨烈,也让他心力交瘁。

    但陈维云在商场上的谋划轻轻松松,兵不血刃,并不是一味的正面决斗,所有人都认为陈维云会依靠财力碾压嘉道理家族,但他没有这么做,胁迫式的收购才更高效,也更具杀伤力。

    嘉道理家族被陈维云逼着和谈,包玉港判断陈维云会顺水推舟,答应嘉道理家族的投降要求,但是包玉港低估了陈维云的冷酷。

    陈维云落座后,耐心听了罗兰士.嘉道理开出的一系列条件,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我手上有证据,明确显示大酒店董事会在非法、恶意、无耻的盗用上市融资,作为大股东,为了确保我的利益不再遭受原董事会的盘剥,所有董事成员都必须改换,这是一个公道、光明、民主的诉求。

    假如你们不同意,我会使用我自己的方法来捍卫我的权益,我已经准备好要约文件。”

    陈维云看着罗兰士.嘉道理,语气很冷淡,

    “我知道你儿子想干什么,他想让你一个人承担财务造假的罪名,用你的辞职来保住原董事会,然后与我打价格战,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如果他敢这么做,我会立刻调低港灯的电价,让你们的中电在香江再也做不成生意。”

    “与中电恶意竞争,你不怕亏损吗?”即使罗兰士.嘉道理涵养上佳,也被陈维云的这一番说辞给激怒。

    “我亏的起!我在梦工厂的个人盈利可以填补港灯的亏损,如果港灯的小股东不乐意,那么我就私有化港灯!”陈维云满不在乎:

    “这种竞争只有你亏与我亏,香江市民是最终受益者,民心在我这儿,即使我收购你的中电,他们也会感激我!”

    罗兰士.嘉道理沉默了一会儿,他觉得陈维云是在虚张声势,但万一陈维云是个疯子呢?到时大酒店要丢,中电也要完蛋。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是遵纪守法的人,我希望你也遵纪守法,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全体大酒店董事会成员,引咎辞职,不要再祸害包括我在内的股东们。”陈维云强调说:

    “假如你同意,我手上的文件以及证人,不会成为指证原董事会犯罪的证据,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除了董事会易主,大家相安无事!”

    “我可以同意,但你必须签署一份协议,在你掌权期间,不准私有化大酒店,也不准做出稀释嘉道理家族股份的决策!”这是罗兰士.嘉道理的底线。

    “没有协议!这种协议也不在法律的保护范围内。”陈维云摇摇头,

    “我承认嘉道理家族创办了大酒店,但现在我说了算,请你遵守商业规则,不要再给我提一些毫无意义的要求!假如你认为我不对,那就去筹集资金,和我开战。”

    “你厉害!”罗兰士.嘉道理闷哼一声,站起来走了。

    陈维云端起酒杯,朝包玉港举了举,“你觉得我对吗,包生?”

    包玉港竟然回答不上来。

    他想了很长时间,才说:“古话怎么讲来着,做人留一线,来日好相见嘛,你这么逼他,不怕他倾家荡产和你斗吗?”

    “优太人不会这么做!即使天塌下来,他们也在考虑怎么赚钱,而非保命!”陈维云说:

    “即使我判断失误,他们真有和我开战的勇气,斗到底就是啦,香江只有两间电力公司,假如垮掉一家,利润更高!还是那句话,我的公司盈利高,源源不断替我赚钱,我有斗到底的资本,他们没有,我又何必妥协呢!”

    “那你也要考虑影响,如果事情传出去,大家会怪你做事太狠。”包玉港就是这样的看法。

    “‘大家’又是谁呢?”陈维云笑起来,“梦工厂全体员工没有任何人觉得我狠,相反他们认为我是这世上最厚道的老板。”

    他只替他的属下负责,替他的股东负责,他只有够狠,属下才有的赚,才会死心塌地,如果他对商业对手仁慈,‘大家’们开心了,但是公司怎么办?假如他同意罗兰士.嘉道理的和谈条件,收购成本会居高不下,这会拖慢他公司的发展。

    包玉港尴尬的笑了笑,他明白陈维云话里所指,却仍旧争论了一句,

    “你年纪尚轻,行事过激倒也正常,但咱们华人做生意,讲究人情世故,儒商就是这么传开的,做事柔和一些,关系多,人脉广,赚钱的机会也就大。”

    陈维云配合的点点头,心里却不认同他的看法。

    资本家就是资本家,无论在任何时候,个人利益都排在首位,再多的人情,再广的人脉,一旦牵涉到利益纠纷,统统都会土崩瓦解。

    反过来说,一旦有了利益共同体,无论再孤家,再寡人,再独狼,也能快速形成紧密的人脉网。

    说白了,有利则聚,无利则散。

    资本家会为了一个人的人品而导致不合作吗?不会,不合作的原因只有一个,不能让资本家赚到钱。

    世道就是这样。

    为什么说豪门无情呢,富豪们的子女们为了遗产能反目成仇、对簿公堂、老死不相往来,非血缘关系的合作者那就更不用说。

    这天的聚会过后,陈维云回去等消息。

    只过了三天,嘉道理家族主动召开股东大会,宣布改选董事会,他们提议大股东陈维云接任董事会主席。

    事态的发展完全遵照了陈维云的预料。

    嘉道理家族并不具备破釜沉舟的胆气,他们眼睁睁看着陈维云接管基业,而无能为力。

    大酒店易主的消息再次引发市场动荡!

    这是从侧面证实了原董事会财务造假的丑闻,导致大酒店的股价持续下跌。

    但奇怪的是,廉政公署的调查陷入了僵局,他们拿不到充足的证据指控,仅仅抓到了一个替罪羊。

    丑闻的结果与原时空一样,最终不了了之。

    在这次收购事件里,嘉道理家族以完败而告终,他们丢了大面子。

    以刘栾雄为首的投机客,丢的是里子。

    他们原本笃定陈维云要与嘉道理家族展开生死斗,结果局面却急转直下,一个个全都倒了血霉。

    “这怎么可能!”

    刘栾雄绞尽脑汁也想不通,他不停对酒友杨寿成发问,

    “嘉道理家族为什么一枪不打,直接缴械投降了?”

    “估计是陈维云拿到了嘉道理家族财务造假的证据,这是双方妥协的结果。”杨寿成亏的不多,但是也有两三百万,同样很不爽。

    “即使被抓到证据,可嘉道理家族是大酒店的创始人,他们是第二大股东,不影响他们展开增持行动!”刘栾雄紧锁眉头,

    “如果我是罗兰士.嘉道理,绝对不会心甘情愿退出董事会,这说不通!我要么发动价格战,要么争取董事会,不会让陈维云占尽便宜!”

    “陈维云有可能威胁嘉道理家族的中电集团!”杨寿成很精明,分析说:

    “核电站的事情有可能就是陈维云搞出来,这是一个大陆仔,如果他通过大陆给嘉道理家族施压,嘉道理家族肯定顶不住。”

    “香江还没有回归,大陆不可能自己搞事,让市民瞎起哄!”刘栾雄不赞同他的观点,却又搞不清缘故。

    “刘生,现在怎么办?陈维云入主大酒店已经是事实,股价一直在跌,我们要考虑止损啊!”杨寿成不在这件事上纠结太多,输了就认,这是他的性格。

    “不可能一直跌!”刘栾雄转着眼珠说:

    “我准备长线持有,等着升值,虽然我反感陈维云这个人,但他经营公司超犀利,半岛到了他手上,绝对比嘉道理家族要赚钱,而且他早晚会把梦工厂酒店与半岛酒店合并,到时公司重组,股价会暴涨,咱们还有回本的机会。”

    “我等不及!”杨寿成缺钱,他的资金要用于英皇的发展,不能长期压在一支股票上,“我要尽快抛掉!”

http://www.linlida.com/3_3186/31325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