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78章 生路在哪里?
    我草啊

    怎么会给我弄这档子事

    鸡首再次弄坏了赖我身上

    王琛傻眼了,望着手机屏幕上这突忽其来的大事件,他不相信地刷新了一遍,希望是自己眼花了,可是结果还是一样,新闻上有理有据的,王琛有些不死心地又搜了下其他门户站上的新闻,只见这条“大丑闻”一出,互联、各正轨报纸官上纷纷转载了,那就代表新闻可信度非常高了,所有人都弄得措手不及且惊呆了

    “不太可能吧”

    “这这是真的”

    “我去,鸡首跟国家博物馆交接的时候还出这种问题”

    “你们说蒂芙尼是不是在骗人啊怎么可能,之前不是展览的时候鸡首都修複好了吗”

    “我觉得不太可能,人家都把鸡首给国家博物馆了,没理由骗人吧”

    “你们说会不会是西方银玉董事长王琛根本没把握修好,故意只把表面修好,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啊我觉得没道理。”

    “西方银玉这次真的出大事了啊”

    “是够大的,明智的人会看得出来,不论西方银玉董事长王琛有没有修好鸡首,实际上这件事和他关係都不大,但是很多人不会这么想,在这个当口,再在有心人带节奏之下,只会觉得鸡首坏了和王琛有莫大的关係。”

    “早知道这样,王琛就不该趟这次浑水啊,好名声没有捞到,反而被蒂芙尼算计了一把,这下好了,名声直线下降,西方银玉被蒂芙尼坑死了啊”

    “不敢相信啊,真出篓子了”

    “这新闻应该假不了”

    “那鸡首到底是没修好,还是后来再弄损坏的”

    不论是媒体还是手机行业的人,又或者是普通老百姓,在看到这条从微薄那边转载过来的新闻,第一反应都是不可置信,总觉得鸡首损坏的非常蹊跷,之前众目睽睽之下都没什么问题,怎么会等到交接的时候出问题并且面对这条新闻,蒂芙尼方面竟然没人站出来给王琛澄清,相反,还一口咬定就是他没修好,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啊

    众人根本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要说唯一稍微有点预感的,大概也就是王琛了,因为在这之前,他便已经接触过蒂芙尼公司的高层们,发现这群人根本不是东西,每次都唯利是图,而且为了确保舆论不会对牌造成影响,原本一直要经济补偿,最后都愿意不要,也就是说,为了牌的声誉,蒂芙尼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蒂芙尼做其他的事情王琛管不着,但是这次把髒水往自己身上泼,说什么鸡首压根没有修複好,其实没修複好也没什么关係,毕竟本来就损坏了。

    坏就坏在蒂芙尼单方面这样表示,鸡首原本是有可能修複好的,而如今经过王琛修複以后,表面上虽然修複好了,但是里面的裂纹修複难度变得更大,甚至是无法再修複,因为要修複里面的裂纹,必须要拆开,这等于直接再次弄坏鸡首啊

    可以说王琛这次吃了很大的闷亏,王琛心里憋屈啊,为什么你丫大爷地要给我泼髒水出了这种事,和我他妈有什么关係鸡首我原原本本给你们修複好,帮助你们挽回了声誉,分文未收,最后尼玛给我来这么一出

    祸水东引

    恩将仇报

    这都给我弄得什么破事啊

    王琛清楚,这一次蒂芙尼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不找个人出来背锅,接下来要倒霉的是蒂芙尼,问题是,你他妈找人背锅找别人,找我干嘛我招你惹你了但是事情已经到了头上,他想躲也躲不了。

    最关键一点,他觉得蒂芙尼原本是有可能把这个锅甩给别人,不一定要给自己,但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让他背锅呢

    恐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西方银玉在进军其他珠宝类。

    从侧面上来讲,西方银玉已经成为了蒂芙尼的竞争对手。

    这么一来,蒂芙尼方面把锅丢给王琛也变得理所当然了

    很简单一个道理,锅给了王琛,他的身份是西方银玉董事长,鸡首这件事,会让外界对王琛造成一种印象喜欢弄虚作假。噢,你们董事长都喜欢弄虚作假了,那么你们企业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什么金银珠宝会不会有假货会不会饰内部有什么损坏的地方,但是表面上看不出来,就和鸡首一样麻痹啊,哥们儿给蒂芙尼修鸡首还修出来一个敌人了

    无法接受

    王琛气得想骂人

    他最气的不是西方银玉会因此遭到舆论的压力,导致公司股价和销售渠道受到影响,而是自己满腔爱国热情被人利用了啊

    可偏偏,即便王琛没办法接受,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现在没有人帮忙澄清这件事,他还真没有太多办法

    窝火

    这是要坑死哥们儿啊

    上。

    好多看热闹的人也猛然看见王琛和鸡首的消息了。

    “啊”

    “王琛没修好”

    “之前不是修複好了吗我觉得应该不会吧。”

    “是不是弄错了不可能吧”

    “不会的,这么多新闻媒体都报道,我感觉没有弄错,应该是真的没有修複好”

    “那王琛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

    “谁知道,或许他是想藉助蒂芙尼斥巨资开的新展览会宣传一波西方银玉吧,也确实,你们之前看到了,都上微博热搜前十了”

    “靠这也太小人了点吧”

    “修不好鸡首就别搀和这件事啊,现在鸡首外面修好了,内部有裂缝,都没办法修,怎么办”

    “不知道你们发现了没有,最近西方银玉活跃的很,没想到跳的太厉害出事了吧”

    “我觉得不一定是蒂芙尼说的那样,人家王琛之前已经替国家找回两个鸡首,没必要拿自己的信誉当赌注做这种事吧你们说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在里面比如说蒂芙尼泼髒水”

    “人家蒂芙尼都免费把鸡首捐献给国家博物馆了,干嘛无缘无故给王琛泼髒水啊”

    “就是,亏你能够联想的,还蒂芙尼给王琛泼髒水”

    “肯定就像是新闻里说的那样,王琛压根没有修好,最后被国家博物馆的专家发现了这浓眉大眼的家伙,我以前看他挺顺眼的,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人唉。”

    “太过分了”

    “希望鸡首最终能够修複好垃圾西方银玉董事长”

    “对我相信国家博物馆的专家们一定可以修複好鸡首”

    “不管最终谁修複好鸡首,王琛和西方银玉我一辈子黑,居然做出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欺骗我们国家十三亿人的感情。”

    “我之前对西方银玉还有点好感,现在蕩然无存了”

    “你们两个真傻比,人家西方银玉最近发展势头非常好,为什么要去做这种事傻子都看得出来里面有不对劲的地方,还在那边不停地抹黑王琛和西方银玉,你们别不是蒂芙尼找来的水军,故意把髒水泼在王琛身上吧别人不相信王琛,我相信,就凭他之前两次分文不收把另外两个铜首捐献给国家,这人杠杠的,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对,不论你们怎么看待这件事,我也不相信王琛会做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有人在冤枉他,鸡首的事情本来就和他无关,他满腔热情赶过去修複好,最后出了问题,还赖他身上了”

    “你们就盲目地相信这伪君子吧我就说一句,现在鸡首出问题了,还是内部有裂缝,不是他没修複好是什么”

    热议再起

    有人为王琛和西方银玉鸣冤,也有人落井下石

    但不管抱有什么观点,此时此刻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差不多认同的观点这次西方银玉麻烦大了

    鸡首内部有裂缝可比之前损坏了还要难修複,很多不知情人可不会管王琛之前做了多少好事,他们只会抓着眼前这件坏事不放

    如果王琛和西方银玉处理不好,甚至可能遭到灭顶之灾

    家里。

    王琛也意识到事态严重性。

    连着拨打了几个电话去蒂芙尼都没有打通,王琛深吸了一口气,差点把手机砸了,幸好这时候回想到牵头这件事的是张良,他立刻打电话过去,质问道“张哥蒂芙尼那边怎么回事”

    张良苦笑一声,道“还能怎么回事,你应该看见新闻了吧就是新闻里说的那么回事。”

    王琛又急又怒道“凭什么啊这也太欺负人了我帮着他们修複好了鸡首,回头还给我泼一身髒水国家博物馆那边能不能给我澄清一下”

    “问题是国家博物馆那边不知道情况,高老师他们倒是想帮你说话,无奈人言轻微,再加上蒂芙尼祸水东引故意请水军带节奏,澄清不了。”张良停顿了一下,“你先别着急,稳住,我这帮你想想办法,不过你自己最好也想想主意。”

    王琛强颜欢笑宽慰道“嗯,我也想想办法。”

    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啊

    别人可能不能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王琛还能不知道他知道,如果蒂芙尼那边真的不澄清,那么外界很多盲目的人一定会相信事实就是如此,到时不仅仅自己名声坏了,很有可能西方银玉都会因此一蹶不振,蒂芙尼实在太不要脸了啊

    之前还在想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可现在,一下子打乱了节奏,必须去处理这件事

    王琛深呼吸了一口气,不论如何,必须想个办法出来,决不能坐以待毙,冷静,冷静,赶紧想想办法。

    还没到吃晚饭时间。

    电话就一个接着一个进来了。

    鸡首出问题这次爆料新闻的波及很严重影响,远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大,几乎在新闻刚出来没多久以后,很多和西方银玉有点关係的人都生怕被波及,毕竟一旦被牵连,很有可能自身利益受到影响

    叮铃铃。

    率先打电话过来的是许久未见的梅姐。

    “喂,小琛,是我。”梅姐的语气带着点凝重。

    王琛心不在焉道“姐。”

    梅姐尽量主意说话的方式,道“我刚刚也看见新闻了,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之前我和你说过见我父亲的事,可能要因为这件事稍微缓缓”

    王琛道“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的。”

    梅姐沉吟片刻,道“嗯,你能够理解最好,他让我给你带句话,先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如果实在处理不好,他可以稍微帮帮忙,但是你也知道他平时多忙的,其实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往小里说,这件事和你无关,往大里说你上也看见那些评论了。”

    王琛无奈道“我知道,本来其实没多大的事情,问题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随后还有很多的水军在带节奏,本来我想打电话问问蒂芙尼方面什么情况,可是他们根本不打电话,如果不出意外,这些水军应该是他们找的。”实际上很多涉及此事的人都看得明白,不像不知情的群众们瞎议论。

    梅姐不急不缓道“你最好也找公关先稳定一下局势,你现在不比以前孤身一人,有一个公司,如果弄不好公司也会受到影响。”

    王琛道“这点我知道,幸亏是今天快闭市的时候爆料出来的新闻,股价倒也没有跌多少,要是等到明天还处理不好,恐怕股价真的要跌惨了。”

    梅姐诶了一声,道“小琛,其实公司股价不股价的事情倒是其次,主要是声誉的问题,你要证明你没有弄虚作假,如果处理得好,也许这件事会成为你们西方银玉公司的转机,一下子成为炙手可热的大牌,处理不好你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不论怎么样,我知道你的人,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要是有什么困难的地方,你儘管跟我开口,我会替你想办法的,好吗”

    王琛听得心中微微感动,知道梅姐为自己操了不少心,他嗯道“谢谢姐,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梅姐道“其实我打个招呼,这场风波能够很快被压下去,问题是,被压下去之后,别人只会觉得你心虚,当然了,要是你觉得没信心把这件事处理好,我立刻打几个电话帮你把事情压下去,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是富贵险中求,还是太太平平一点,嗯,要是选择后者,西方银玉最近可能要避避风头,可不能像之前那么张扬了,不过呢,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蒂芙尼识趣,主动澄清这事。”

    至于蒂芙尼识相

    他们俩其实都知道不太可能

    因为如果真要识相,就不会不接电话了,不管怎么说,王琛打心眼里感谢梅姐今天说的这些话,心中微微一暖,俗话说患难见真情,一般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人情会非常薄弱,有过太多类似的事情,比如说有些人本来关係很好,但是另外一个朋友出了大事急需用钱,不是真正的朋友会生怕来借钱而躲起来。像梅姐主动打电话过来开导、并且给出解决办法的人真的很少,到底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啊。

    王琛最终没有选择让梅姐把事情压下去,一方面,如果压下去便宜了蒂芙尼,另一方面,西方银玉最近扩展的势头很好,要是压下去,近段时间要韬光养晦,这不是把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吗

    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响了。

    这回是自己的合作伙伴许少爷打来的,两个人虽然是合作伙伴,平时关係也比较好,但实际上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不怎么联繫,如今打电话过来,王琛大概明白什么事了。

    “许少爷。”王琛接通道。

    许少爷那边嗯了一声,没说话。

    王琛笑了笑,道“许少爷,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许少爷这才道“我爸刚才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和你合作开了拍卖行,我说是的,然后他和我说了一些话。”

    王琛大概猜得到说了什么,“嗯,然后呢”

    许少爷认真道“具体什么谈话内容我就不和你说了,简单地说一下吧,他生怕这件事因为我跟你合作受到牵连,想让我把拍卖行的股份卖给你撇乾净点,当然,我直接否决了,不说别的,我们认识快一年的时间,我呢,比较重感情,要是有什么事,你儘管说,我一定竭尽所能帮你。”

    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改变,王琛的脑袋变得非常冷静,“许少爷,谢谢你的好意,您父亲其实说的很对,这件事处理不好,我确实会声名狼藉,你和我合作,也会受到点影响,这样,要不你把拍卖行股份先卖给我,回头没什么事了,你再买回去,行吧”

    许少爷很坚决,道“那是我爸的意见,我说过我否决了,还是那句话,我和你是好朋友,一定患难与共。”

    王琛微微感动,不管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没在这时候落井下石已经很好了,“行,那我也不矫情,等解决完和蒂芙尼的事情,我会兑现我诺言,把咱们的拍卖公司打造成世界级的拍卖公司。”

    许少爷深深歎了口气,“这次真是无妄之灾,说实话我非常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蒂芙尼不该这样啊“

    “没辙,事情已经发生了。”

    “他们不明白你实力,一定会后悔的,呵呵。”

    “你太夸讚了许少爷。”

    “没有,实话实说,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打我电话,我能帮就帮。”

    然后,公司的一个供应商老总也打电话过来了,这个人王琛并不怎么熟悉,对方表示了很关心的问候,至于其他的话并没有多说,很显然这位供应商看的比较清,知道事情的经过并不像外界看到的那么简单,再则,现在这件事绝大多数舆论压力在王琛肩膀上,还没有波及到其他的。

    挂了几个电话以后,王琛的心情沉重起来,是的,大家都打电话过来关心自己,他也觉得挺温暖,但越是这样,他越觉得事情的严重性,尤其是许少爷说的一番话,如果没有什么太严重的事情,个人名誉受到点影响,也许大家都不会打电话来,毕竟小事嘛,大家都忙得很,哪有空一个又一个电话打进来,但偏偏,他们都打电话来了,很明显,都看见了里面的风险,说真话,王琛没看出来到底有什么风险,只是觉得这次事件没那么简单

    他渴望登顶世界

    就需要有人认可

    一个人永远无法战胜世界

    然而如今,他的信任声誉正在经历最严重考验,一个不好,便会万劫不複

    如履薄冰这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然后,又有电话打了进来,王琛烦的都不想接,可不接不行。

    先是公司一位白银供货商亮晶金属打来的,他先是向王琛表示了一下问候,然后委婉地告诉王琛,如果西方银玉出了什么事,也不能拖欠货款。

    王琛早就已经对这些话麻木,多了嘴问道“你觉得西方银玉会出什么问题嗯”

    那负责人回答的很含糊,“呃,这个我不知道,只是我们董事长让我跟您这么说。”

    王琛点点头,也没有让这个负责人去问问他们董事长什么意思,事到如今,西方银玉确实有可能会出事情,而如果真的出事了,供应商最担心的肯定是货款,提前来打招呼无可厚非。

    只是下一个电话打来的让王琛稍稍有些不快了,因为这一次竟然是给自己公司代言的那位明星的经纪人,对,就是之前帮助公司火了一把,与此同时也自身名气大涨的那位。

    那位经纪人道“王董。”

    王琛道“嗯,你好。”

    他不紧不慢道“听说贵公司稍微出了点事,我呢,很感谢当初贵公司给我旗下的艺人一份很大的代言合同,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也知道,贵公司声誉已经受到很大的影响,我担心我旗下的艺人会同样因此受牵连,所以想根据当初代言合同的第五条合约接触代言。”

    王琛眯了眯眼睛,“那五千万代言费呢”

    经纪人语气很淡,道“五千万代言费的话,我们会退还一部分,毕竟我旗下艺人已经给你公司带来很大的收益,这样吧,我退你四千万,那一千万就当是辛苦费,没问题吧”原本他都想好了和王琛扯皮了。

    谁知道王琛笑了,语气比经纪人还要淡,道“行,要拿我一千万是吧我答应了不过我希望你们不会后悔”

    什么

    没有任何扯皮

    这么好说话一点犹豫都没有

    听到王琛这么一说,那位经纪人顿时愣住了,“啊那个好,我知道了。”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王琛竟然会答应的那么迅速,一点扯皮的意思都没有,其实按照代言合同来说,他这边主动要求解约,按照目前形式来看是不太符合规定的,更别说还要拿一千万的“辛苦费”,这让经纪人有些难以置信,他从业十几二十年了,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爽快的人啊,照理说,这种事情王琛要是咬死了不放,最后他们这边要么硬着头皮继续代言下去,要么把五千万代言费全部退款,甚至还有可能要求赔偿违约金,但是没料到结果居然是这样,这让这位经纪人心里有些发毛了起来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是不是对方在使用什么缓兵之计

    这个经纪人一刻不敢停留,立刻找到公司高层。

    关于这个命令,是经纪公司董事长吴总亲自下达的命令,听到经纪人的说法,他也有些不敢相信,“王琛真这样和你说的”

    经纪人苦笑不跌道“我总不可能骗您吧”

    吴总蹙起眉头道“他真的愿意只要回四千万”

    经纪人嗯了一声,道“我只提了一句,他立刻答应了下来。”

    “好,既然他这样说,你马上找法务部办理解约的事情,然后把这件事办妥,我们旗下的艺人决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遭到牵连,我听我朋友说,这次蒂芙尼就是冲着西方银玉去的,所以啊,里面有一场很大的商业风暴,赶紧去处理吧。”吴总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心中还是有些惊疑不定。

    倒是旁边听着的助理女孩子有些不忍道“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把西方银玉得罪狠了不管怎么说,五千万的代言合同,对方开价已经很高了,而且说起来还是我们主动要求解约的,人家没要我们经济赔偿,反而我们要一千万”

    吴总的秘笑道“得罪狠了就得罪狠了呗,我刚才听吴总跟人打电话,大概知道一些事情,这么和你说吧,以后有没有西方银玉这个牌都难说,或者说,西方银玉的董事长极有可能不再是王琛,你懂什么意思吧”

    助理点点头道“懂是懂,不过王琛这个人也不简单,之前上不是还爆料他关係很庞大,和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首席继承人郑刚、超级富豪二子刘炜一起去唱歌吗哪怕西方银玉出问题了,他个人实力还在,这样得罪真的好吗”

    他可是深深记得,之前那位经纪人旗下的艺人在代言方面效果不怎么样,但是王琛毫不犹豫选择了这位艺人,还给了一份金额数字庞大的代言合同,最后代言火了,一下子让大家看到了那位艺人的价值,可以说,王琛对那位艺人有恩都没问题,现在那位艺人代言合同接到手软,这里面很大的功劳都是西方银玉那道代言广告,现在主动解约还要拿西方银玉一千万辛苦费于情于理都不该,可是公司高层们非要这样做,助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真的很无奈,助理总觉得在西方银玉遇到困难的时候背后捅刀子有点不厚道,可是老总为了经纪公司和艺人声誉着想,似乎也没毛病

    那位艺人的经纪人其实心里也有些于心不忍,可是琢磨了一会,也就没在多想,他得到了一些内幕消息,西方银玉这次真的是被人算计了,而且还是非常狠的那种,最终很有可能会被其他公司收购,一般说来,想要收购一家上市公司,势必要压对方的股价,甚至切断一些经济收入命脉,这么一来,最后发出要约,对方只能无奈的答应,到时候西方银玉倒了,他们怕什么

    不过拿王琛一千万辛苦费,确实不厚道。

    但是,大约一个小时后,西方银玉法务方面主动打电话找到了那个经纪公司,督促他们儘快把解约的事情办好。

    助理歎气沉默了。

    吴总和经纪人以及秘等人倒是显得有些欢欣鼓舞,白白赚了一千万,又不会让旗下艺人声誉受到影响,怎么可能不开心但是不知道,他们心里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要出什么大乱子一样。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另外一家公司,不过这件公司不是经纪公司,而是和西方银玉有些业务往来的一家从事翡翠行业的公司。

    那家其实是个小公司,叫做丁宇翡翠,当初死命的巴结着西方银玉,好不容易混到了资产四五个亿,然后进货渠道也渐渐变得多了,有点不把西方银玉放在眼里,想趁这个机会结束合作,毕竟西方银玉的货稍微有点小贵,如果直接去缅甸拿货,能够便宜一些。

    打电话的人王琛不认识,或者说,这家名为丁宇翡翠公司的所有人王琛都不认识,因为这家公司在曹丁还是西方银玉董事长的时候就一直在合作,王琛怎么可能认识,不过他们公司老总没有亲自打电话来,估计也是怕扯皮吧。

    这次是他们公司副总打电话过来的,犹犹豫豫半天,大致意思和经济公司差不多,说什么不想受到牵连,想要无责任解除合同。

    实际上他们会受到屁的牵连,就是想解除合同而已

    王琛直截了当开口道“行,对了,我记得本来这个月还有一批货要交付的,我们这边已经準备好了,这样,货呢,我也不勉强你们收了,在解约合同里写的清楚点。”

    那副总支支吾吾,“这个不不太好吧”

    “没关係,这话我说的。”王琛道。

    副总道“其实我们原本也不想这样,可你知道我们是小公司,不像西方银玉实力那么强大,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受得住,如果我们受到牵连,真的有可能遭到灭顶之灾,王董,真的很对不起,我们实在没办法,谢谢你能够理解我们的困难,其实这最后一批货你让公司发过来也没问题,我们会如约把钱汇入贵公司账户当中,只是以后不喝做了而已。”

    比起之前要王琛一千万辛苦费的经纪公司,丁宇翡翠多多少少还留了一点余地,没有把事情做绝,可能是知道王琛的人脉关係很强大,只是他们确实不想和西方银玉合作下去,故意在这当口找了个借口而已。

    王琛二话不说道“不用,既然决定解约,那么就彻彻底底一点,你们老闆怕受到牵连,我会让他一点受牵连的感觉都没有。”

    副总忙道“王董,我们太感谢您了,说实话,我个人对你一直很崇拜,不论是商业上还是做人方面,真的没话说,让人佩服,这次的事情确实太操蛋了,我相信应该能完美解决的”

    王琛靠在沙发上笑了起来,“借你吉言。”

    副总听完后忍不住歎了一口气,心说曾经丁宇翡翠靠着西方银玉起家,虽然那时候董事长不是王琛,可是再怎么说,西方银玉帮助他们公司赚了很多钱是不争的事实,如今人家落难的时候,他们公司却要藉机解约,说起来已经算是落井下石了,不过副总也没办法,他是给人打工的,“王董,承蒙你能够理解,谢谢你没有为难我们公司,祝西方银玉会越来越好。”

    之后,西方银玉又有几个合作伙伴找了过来,这群人不知道发什么疯,还是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一个个拚命地要求解约,最关键,他们还都是亲自找到了王琛,有些表示的很委婉,有些表示的很直接。

    王琛早就有了心理準备,他大概看得出来,这件事很有可能有人在背后操纵,如果自己不答应,各种打官司扯皮会浪费很多精力,到时候指不準连这次鸡首事情都没精力去处理好。

    供货商代言经纪公司找上门

    蒂芙尼方面往王琛身上泼髒水,还没有任何消息

    到了这一刻,王琛目光已经变得非常冷淡,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几乎所有无礼的要求,是的,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这里面很多不合理的,要一般人,早就闹腾起来了

    但是王琛全都答应了,接下来很多事情会寸步难行,用举步艰难来形容王琛现在的状况,无疑再合适不过

    越是到了这样绝望地境地,王琛反而变得更加冷静下来,心里对蒂芙尼的愤怒渐渐变得平淡了下来,最后反而轻鬆了起来

    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最起码让我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去处理最大的事情

    蒂芙尼不是要搞我吗行啊,那我就放下其他所有的事情,好好陪蒂芙尼玩一次

    刚刚吃过晚饭。

    父母都从亲戚家回来,王琛带着沈霞準备出门一趟,可一个个电话响了起来,也有人发资讯进来。

    叮铃铃。

    拿起电话接听,是之前一起唱歌的郑刚打来的,“王生,没事吧”

    王琛听了一愣道“郑哥,你放心,没什么事。”

    郑刚鬆了一口气道“我就说你神通广大,没有什么事情难得到你,蒂芙尼这次做的不厚道,成,听你语气没事我也放心了。”

    王琛哈哈笑了下,“你放心,儘管放心。”

    刘炜那边打来电话。

    “喂,王生是你吗”

    “嗯,是啊,刘哥你回香港了吗”

    “刚刚飞机上下来,听到一些新闻,特地打电话来问问你怎么样。”

    “哈哈,谢谢你了,不就一个鸡首的事么,能有什么”

    “可是这次我听说有人是故意针对你,其中的风险很大行,我不说了,我相信凭你王琛的能耐不会有事”

    “嗯嗯,谢谢了。”

    还在忙活翡翠生意、之前有过仇但是后来相逢一笑还成了朋友的庞明发资讯过来了。

    “王哥,我和你说下,我今天做生意的时候从几个老闆嘴里得到了一些消息,这些人和蒂芙尼有点联繫,不过他们也只是很简单合作关係,太具体的事情不可能知道怎么清楚,只是隐隐听说今天新闻上报道的一系列事情,好像是蒂芙尼故意针对你们公司,你也知道蒂芙尼最近市场份额一直在减少,这一次他们想重组一些业务,正好盯上了你们西方银玉,看中了你们在翡翠行业的影响力。”

    “有劳你了庞哥,谢谢你给我消息。”

    “你在鄂州吗我正好过来拿货,要是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吃个晚饭”

    “哦,我在老家这里,没在公司。”

    “嗯,那我就不担心你了。”

    之前还一起唱歌、自己以前的女朋友张晓慧也打电话过来了。

    “老王啊,我刚才看新闻说你有点麻烦有没有什么我能够帮得上忙的”

    “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没事没事,你也别太担心,把你和蟑螂的婚礼準备準备好,到时我可是要来参加的哦。”

    “你现在还有心思关心我和小强的婚礼呢”

    “嘿,怎么没有,蟑螂在旁边吗”

    “我让他跟你说话。”

    “喂,老王,我是程小强啊,我听说你现在遇到麻烦了,我爸在尚海还有点影响力,人脉也可以,要不要帮你稍微为难一下蒂芙尼嗯,太难得也没办法。”

    “呵呵,不需要,谢谢你了,我自己能处理好。”

    许久未见的云老也打电话过来安慰。

    “哎哟云老,您怎么也打电话来了”

    “你说我怎么打电话来了还不是担心你小子有什么事么,对了,到底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你听我语气像有事吗”

    “怎么能没什么事我都听说了,虽然老头子我不太懂商业方面的东西,不过你这次事情多多少少还是明白一些,要是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遭到很多人抹黑,到时公司声誉全毁了,是不是被蒂芙尼搞了你想过怎么办吗”

    “瞧你说的严重,我不搞蒂芙尼就蛮好了,呵呵。”

    随后,就连範庆悦都打来了电话询问,王琛心里暖暖的,他知道老同学帮自己肯定是没什么能力,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很明显是出于关心。

    车子里,传来一个动静。

    一直盯着他接电话的沈霞满脸担忧看了过来,从下午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很多事情,但关于蒂芙尼的事情她半个字都没说,只是道“我陪你一起。”

    王琛道“不用了,我自己开机车出去一下,你在家,乖。”

    沈霞看看他,用故作轻鬆的语气道“我怕你这么晚出去被人绑架。”

    王琛笑道“你怕是不知道你老公的功夫有多高,戴伟知道吧他还不够一招的呢,有谁能绑架我”

    沈霞盯着看了一小会,“嗯。”然后下车去开她自己的车了。

    王琛心里明白,沈霞在担心自己。

    还有朱女士、蔡琳和蔡紫颖等西方银玉公司的人都打电话过来了,甚至是许德良专家和秦宓一医生他们,也关心了一下。

    一个个亲朋好友的慰问。

    一句句从语气里透露出的关心。

    至少让王琛知道,他身边拥有一群无论如何都会不离不弃的人,人心隔肚皮,并不是谁都能感恩的,相比之下,代言艺人经纪公司那群落井下石的人,让王琛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这种人永远有,不过没事,等抽出手肯定要收拾一下,哥们儿曾经带你装逼带你飞,现在背后捅刀子等着吧当然,像还有一些亲朋好友,他们有些没打通电话便发资讯过来了,王琛也不会忘记,这些才是自己真正的朋友。

    突然间,他收到了一条资讯,是李则凯发来的,问电话怎么打不通。

    王琛看到了以后,便立刻回电话过去,却发现对方手机已经关机,他心里有些纳闷,李则凯找自己有什么事情或许是想再问问西方银玉方面的资讯,没办法,李则凯也是玫瑰投资的大股东之一,而西方银玉被玫瑰投资控股,关心也很正常。

    不过李则凯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人家根基在那边呢,王琛如今真的有点焦头烂额,既然放弃了追究所有来解约或者撇清关係人责任,那么肯定要想办法狠狠反击蒂芙尼一次,只是现在他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匆匆忙忙的能想到什么好办法再说了,王琛实际上对商业上的一些门门道道也不是太清楚,他能够成为西方银玉的董事长,里面有不少是别人给自己出谋划策的,所以想收拾蒂芙尼,他肯定需要一个智囊。

    光凭自己那浅薄的商业经验,真的跟蒂芙尼怼上了,十有七八是输的份。

    找谁呢

    王琛开着红旗5行驶在国道上的时候,自己脑袋里想了很多,他虽然商业上的事情不怎么精通,但明白一件事,首先要处理的并不是怎么反击蒂芙尼,而是儘快摆平这场风波。

    找谁商量一下

    必须是商业上很牛逼的人

    一时间,王琛真的想不到找谁商量,因为如果真的最后要反击蒂芙尼,里面一定会涉及到一些商业机密

    所以说,一般人不能够找了商量,否则他直接找郑先生、周先生就行了

    其实他脑海中倒是有一个最合适的人选,没错,就是刚才发资讯过来的李泽凯,毕竟这位同样属于西方银玉间接大股东之一,只是现在打电话联繫不上,王琛觉得颇为无奈,正当紧要关头联繫不上人,这个确实非常麻烦,他不知道李泽凯到底干嘛去了。

    难道也不想趟浑水

    要真是这样,那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

    绝境

    真的是绝境

    王琛思考了很久,想了很多方面,也不知道这一次生路在哪里,好像根本没有活路啊

    不能

    肯定有生路

    可到底要怎么做

    这你妈有根线解不开啊

    夜里。

    五间的新闻上就报道了关于王琛没有修複鸡首欺骗广大群众的新闻,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花钱买新闻了,路媒体几乎铺天盖地都在报道这件事,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媒体口风还非常的一致,全都写王琛不好,并没有对蒂芙尼提出任何的疑问,甚至还有人爆料出西方银玉被解除了明星代言,以及各个合作伙伴的落井下石,一时间,更多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大事件

    整个中华都震动了

    媒体上已经很多人在公开驳斥王琛的做法,这些都是不明是非的人,虽然也有那么一小部分人替王琛叫屈,但人数毕竟太少了,这铺天盖地的抹黑新闻太多了,还有一些社会知名人士也因此参与进来,一个个评头论足,无非是说王琛欺骗广大群众的做法怎么怎么不好,什么在这样的事情上都可以欺骗人,那么肯定也会欺骗西方银玉的消费者

    “西方银玉这次亏大了”

    “何止是亏大了,简直血本无归啊”

    “是啊,他们公司之前虽然在走下坡路,但也没有被舆论压成这样啊,得,现在新换了一个董事长,结果就出这档子事情,麻烦了。”

    “难道他们就不能换个董事长保命吗”

    “怎么换董事长你怕是对西方银玉股权结构有点不了解,人家现任董事长王琛是最大股东,懂”

    “可是这个时候做做样子,换其他人当董事长,不是有利于西方银玉躲过这次舆论压力吗”

    “不是跟你说了么,王琛是最大股东,换谁上去当董事长都没用,除非他这个时候把手头上股份卖了,不然还是会受到影响。”

    “很多时候路暴力真的会让很多人无奈,没办法,这是国情,其实这件事是单纯的王琛个人事件,但国人一向喜欢爱屋及乌,所以呢,西方银玉跟着倒霉,影响很大”

    是的,影响已经出来了,即便其他人没对西方银玉做什么,即便蒂芙尼现在只是僱佣水军等方面祸水东引加抹黑,但从昨天收盘前的股价来看,西方银玉正在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挑战,要知道股价跌了不少啊。股市就这样,一个看似可能不相关的新闻,就可能让股价大涨或者大跌,而这次新闻是冲着王琛去的,这已经不是不相关,而是切身相关了,事情一出,立刻被很多人知道,大家都极度关注

    上。

    很多人在替鸡首叫屈着,不乏愤怒之声

    “凭什么修补好鸡首还要硬上”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王琛实在太过分了”

    “怪只怪王琛太贪心了啊,想利用蒂芙尼展览这种盛况宣传西方银玉,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真的很鄙视这样的人,之前捐献了两个铜首,我还以为他真的是多爱国,看来说到底还是想藉助此铜首赚名声,这次办砸了”

    “太愤怒了,本来鸡首坏了还有希望修补好,现在除非砸开才能修补里面,这么做的话,很有可能鸡首彻底毁了啊”

    “这种局面我看到了很痛心,我相信很多关心鸡首的人也一样”

    “装什么大尾巴狼本来西方银玉市值都破一百亿,偏偏要去修複什么鸡首,现在好了吧”

    “啊啊啊”

    “希望有关专家儘管把鸡首修複好,不要让国宝再受到创伤了”

    他们压根不知道王琛之前是用时间修複修好的鸡首,根本不可能出任何问题,有问题也是蒂芙尼方面,只是盲目地随大流

    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面对媒体採访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没错,正是被收押进去的曹丁,嗯,他现在还没有被判刑,开庭的日子还没到,记者想尽了办法,好不容易採访到了,曹丁虽然没有指名道姓说谁,但是谁都知道他是在说王琛,那句话是这样说的“某些人做事从来不择手段”

    这下,很多人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卧槽”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不择手段”

    “这家伙分明是没斗得过王琛,现在幸灾乐祸呢”

    “这孙子自己做事不择手段现在被关进去,很有可能会被判刑,现在还敢说别人”

    要是换一个人出来说这句话,兴许会得到不少人的支援,但是曹丁之前的事情闹得很大,大伙都知道这货什么样的角色,看见新闻后,立刻反过来嘲讽这位了

    忽然,还有一个和王琛丝毫不相关的珠宝行业认识也跳了出来,他甚至面对记者採访的时候指名道姓痛斥“有些国人素质实在差到了极点,是的,我没有说别人,就是西方银玉董事长王琛,你说说你修不好鸡首干什么要装装有意思我在怀疑,你们西方银玉是不是和王琛的行为处事一样,专门做一些假冒伪劣的产出来”

    那语气,分明是不明事理的抹黑加幸灾乐祸。

    看到这两人跳出来对他们冷嘲热讽,语气里还有些就应该这样的张狂意思,很多人都替西方银玉歎了一口气

    紧接着,一个个落井下石的人都出现了

    先是一大帮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子,有人猜测可能是西方银玉竞争对手找的人,但没什么证据,因为从那些黑子的话里能看出是故意针对西方银玉的

    “呵呵,真无耻“

    “西方银玉董事长不要脸啊”

    “之前捐赠另外两个铜首的时候,我就怀疑有人人高尚到这个地步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这货想让西方银玉曝光率提高想疯了吧不得不说这样的人真可怕,怪不得能够把曹丁送到牢里去,说不定用了什么阴损的手段。”

    “笑死人了,没本事还装作有本事。”

    “对,如果不是蒂芙尼方面主动告知媒体,我们都不知道要被蒙在鼓里到什么时候呢”

    “垃圾西方银玉”

    “我说西方银玉最近市值涨得很快,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缺德的事呢”

    然后,又有一个珠宝行业的人也发表了自己看法,这是一个中型牌的老总,本来採访他的记者根本没提这茬,这位老总主动说起来,“其实在商业里有不少人都喜欢背地里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是我在商业上几十年的经验,只是这种人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能做一次坏事,做两次坏事,但不可能每次都能欺骗下去,一旦曝光了名声就坏了,以后也没人会相信他,比如说西方银玉董事长吧,我不是说他是骗子,只是这次鸡首的事情,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妥”

    紧随其后,又有一个珠宝牌的高层也说话了,“国内珠宝行业其实很混乱,有些公司以次充好,只是消费者们很难发现而已”不用说,肯定是指王琛的西方银玉呢

    三个

    五个

    最近西方银玉大範围扩张声势很好打,无形中得罪了不少同行,遇到这样的事情,那些同行们都巴不得上来踩一脚,不论是不是真的,先抹黑两句打击了再说,要是西方银玉倒了,他们就有希望抢夺市场份额了啊

    诋毁

    捅刀子

    样样都有

    顿时间,上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抹黑王琛和西方银玉的大军人数也越来越多,以前不少做同行的找不到机会诋毁王琛和西方银玉,毕竟西方银玉踏踏实实的,有问题的曹丁又被抓进去了,怎么抹黑可如今这件事发生,大家有一种证据确凿的感觉,甭管是不是真的,最起码机会来了

    某站新闻某些企业家的良心何在

    还有一个珠宝行业一直被西方银玉压在下面的牌董事长“邪门歪道长久不了”

    然后不少人发现了端倪

    “卧槽,哪来这么多人诋毁西方银玉”

    “别不是王琛被人搞了吧我觉得有这种可能”

    “你们还真是愚蠢,一个人说不好或许并非不好,但这么多人说,你们还阴谋论了”

    “我刚刚听到一个消息,说很多西方银玉的合作伙伴都已经解约了,不愿意再跟西方银玉合作下去,结果王琛什么话都没说,居然答应了,尤其是某艺人代言那件事,王琛明明可以要求对方赔偿违约,最后居然还答应给一千万辛苦费对方”

    “一千万辛苦费卧槽”

    “这艺人实在有点过分了,鸡首这件事虽然王琛有问题,但是再怎么样你那边主动要求解约,最后还要拿辛苦费这才代言了几天啊臭不要脸”

    “真有这事”

    “千真万确,微薄那边都有人爆料出来了,西方银玉很多合作伙伴都落井下石,这叫墙倒众人推人情冷热看的人心凉,其实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之前代言那位明星,啧啧,真的垃圾,怪不得那么多人黑他”

    “一码事归一码事,我也看不惯王琛欺骗广大群众的事情,可是这些人主动要求解约似乎有点过分了吧”

    “谁都不想受牵连呗”

    “有什么过分不过分人都是自私的”

    “没办法,谁让西方银玉这次可能翻不了身了呢。”

    “不管怎么说,这帮人嘴脸确实难看。”

    到了这个时候,有些人反而同情起王琛和西方银玉起来,但是这群人到底是少数,更多人不分青红皂白,只是一味地跟着水军们铺天盖地组团骂王琛和西方银玉,那些帖子当真遮天蔽日啊

    “不要脸”

    “就是”

    “没想到市值上百亿公司的董事长就这德行”

    “否则为什么不出来闢谣我就看西方银玉这一回怎么做公关,或许处理得好,大家都被骗过去也可能呢不过以后更多人还是不会怎么相信,算是完蛋咯“

    然而,就在这一片对王琛和西方银玉声讨痛斥声中,有人站了出来,那个是王琛大金主,国内翡翠了一大段话。

    很多人看到这条新闻后,都一愣。

    这位徐老闆慢条斯理道“关于王琛的人别人不知道,我个人还是比较清楚的,我觉得他没有必要在鸡首事情上面骗人,因为他的赌石功夫已经惊天地泣鬼神,在缅甸公盘的时候,几乎达到了包开包有的地步,这么说吧,如果他想赚钱,每年去参加一次缅甸公盘,至少能挣一百亿,而西方银玉总市值才一百亿出头点,你们觉得一个一年至少挣一百亿的人,有必要做这些事情吗所以,我觉得这次是有人在背后阴西方银玉,其他的不要问我,问我也不知道。”

    徐老闆的表态非常坚决

    坚决到让很多人有些愕然

    是啊,一个一年至少能赚一百亿的人,似乎没有道理这么做啊。

    但很多随大流的人是没有理智的,甚至还有人提出这是不是王琛请来的高级水军。

    但是刚刚开车来到尚海的王琛,在看见徐老闆站出来帮自己说话后,心中却触动很深,有时候,真正的人只有接触过自己的人才能发现,像外界那群人士,真的全是被人带了节奏。

    想着想着,王琛哑然失笑,默默地在心里对徐老闆在心里说了声谢谢。

    放心吧,我王琛绝对不会被任何人击倒的

    我在古代有工厂 </p>

    ( = )

http://www.linlida.com/2_2846/43470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