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83章 葵花宝典
    卧室里。

    阳光透着窗纸已经把屋内烘的很暖。

    王琛醒了,准确说是被人不小心蹬醒的,他无语地看着床那头睡得横七竖八的王文秀,心说这女人平时看上去气质绝佳,没想到睡觉姿势这么奔放。

    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王文秀发出呓语,“别……别杀我爹爹……别……”然后再没了声响。

    王琛努力抬头看了眼,只见熟睡的王文秀眼角上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儿,被照射进来的阳光映衬的尤为瞩目。

    唉,可怜的女人。

    满门一百多口人被害死。

    还被逼迫着嫁给仇人,如今无家可归。

    不知道为何,王琛心中莫名一酸,替王文秀的悲惨人生觉得不值,算了,哥们儿以后对她好点吧,凡是都尊重点她。

    她是跟了自己不假,想要强上估计也没啥大问题。

    这点王琛心中十分明白,不过咱们都是经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人,应该懂得尊重他人,不能在别人不自愿的情况下发生什么龌蹉的事情,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道理还是明白的,如果对方不是自愿,自个儿还是人么,还要不要……解锁更多姿势了?

    既然准备尊重他人,王琛肯定不会趁人之危做什么,于是,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握住了王文秀的玉足。

    哇。

    好精致的脚。

    裙摆遮掩不住她柔美的曲线,里面就是让人浮想翩翩的纤纤玉腿,若隐若现的还能看见大腿上嫩嫩的肉。

    王琛咽了咽口水,用右手轻轻抚摸王文秀的脚背,左手受伤了不怎么方便,否则他都想两只手一起感受下温热嫩滑的滋……

    咚咚。

    咚咚咚。

    门被敲响,外面传来王云仓的大嗓门,“琛哥儿,有好多人找你!”

    话音刚落,对面睡着的王文秀猛然睁开眼睛,死死地看过来,压低声音轻斥道:“公子,你干什么?”

    王琛呃了一声,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假装抓着她的脚塞进被窝,假惺惺道:“古话说脚寒百病生,我看你脚在外面,怕冻着,又恐惊醒你,想动作幅度小点盖被子里。”

    王文秀可是聪明女人,眨眨眼道:“为何妾身感觉你不怀好意?”

    刚想否认,外面再次传来王云仓的声音。

    “琛哥儿,你起了没?”

    好你个老小子!

    坏哥们儿大事,你死定了!

    “我去去就来。”王琛直接从床上爬起来。

    向外走去。

    打开门,看见一脸猥琐的王云仓正笑嘻嘻站着,也不知道为啥是得意。

    王琛随手掩上门,没好气道:“大清早扰人美梦,啥事?”

    “都日晒三竿了,哪是大清早。”王云仓指了指外面,道:“李老爷、钱员外他们都来了,说要拜会您,商量大事。”

    嗯?

    商量大事?

    商量什么大事?

    没搞清楚状况,王琛便道:“我进去换身衣裳,你先去招……慢着,你先跟我进来。”说完,他对着里面喊了句,“被子盖盖好,我带人进来。”

    等候了半响。

    直到里面传来王文秀应声,他才带着王云仓进去。

    里面。

    昨晚没脱衣服的王文秀此时已经正襟危坐在喝茶的小圆桌旁边,头发也简单打理了下。

    刚走进来的王云仓瞠目结舌指着她,结结巴巴道:“林……林少夫人?”下一刻,他吓得跳了起来,急乎乎说下去,“琛哥儿,我的好琛哥儿,林家都被定性为谋反了,你还私藏罪犯,要被连带受罪的啊!”

    王文秀很气定神闲地看着两人。

    随手关上门,王琛没回话,交代道:“云仓兄,这里哪有林少夫人,她叫王文秀,是你养育十七八年的女儿,族谱上都有记载,只是一直没有办理户籍,对不对?”

    王云仓平时有诸多劣迹,但是脑子不是一般灵活,否则也不会出现当初“倒头就拜”的戏码,他马上反应过来,堆满笑容道:“对,对,她是我大女儿王文秀,待会我就赶回村里让二爷给她补办户籍,嗯,族谱上有些疏漏,待会我带点银子给族老们,让他们给添上去。”

    哥们儿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王琛换上北宋的服饰,戴了个读书人的帽子,才和王云仓边说边往外去。

    梳洗了下。

    准备去会客。

    ……

    客厅。

    王琛见着满堂三四十号人,椅子不够,剩下不少人都坐的长凳子。

    众人一见他进来,纷纷起身问候。

    “布洲子。”

    “多日未见,风采依旧啊。”

    “哎哟我说布洲子能被真龙亲睐,封为正五品开国子,原来是天上星宿转世。”

    几十个人七嘴八舌,王琛都没能听清楚几句,不过他看得出,大家对自己都有种巴结的意思,诶,星宿转世是咋回事?

    不明所以的王琛暂时性没追问,而是和众人寒暄了一阵子,才坐回到主座上,喝了口茶道:“不知诸位前来找我有何要事?”

    众人看看只坐了半个屁股在椅子上的李老爷。

    自打听说王琛是天上星宿转世,李老爷恭敬不已,他放下茶杯,微微拱手道:“布洲子,不知您可知咱们通州城有三大行会。”

    行会这玩意王琛听说过,不是现代社会网络游戏里面那种,其实性质也差不多,一般而言,是指早期商人、手工业者为了互相帮助,维护同行业或者同地域的利益而建立的组织,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朝以前。

    正常行会为了保护同行、同业或同乡的利益,他们会联合成立会馆,建立诸多行规帮约,其共同特点就是垄断市场、排除自由竞争。

    不过通州城有三大行会,王琛还真不知道,问道:“哪三大行会?”

    “第一大行会乃是林家的林金行,第二大正是我等结盟的静海社,第三个嘛,是诸多外来客商组织的,势力颇小,不提也罢。”李老爷慢悠悠说道。

    王琛问道:“李老爷你找我不可能就介绍三大行会吧?有何要事直言了当。”

    李老爷和钱员外对视一眼,咳嗽了声,站起身单手负在背后道:“老夫乃是静海社的行首,这次和诸多兄弟前来,是想邀布洲子您的王记一起入社,并且我年事已高,想退位让贤,把行首交付于布洲子您。”

    “是啊,我们静海社想请您出任行首。”

    “还望布洲子不要拒绝,您当行首对王记好处肯定多。”

    “咱们互相帮助,争取在您的带领下成为通州城第一大行会。”

    钱员外和诸多商人纷纷表示。

    行会的首脑一般叫做行首、行老或行头。

    社会地位肯定是不错的,另外,因为行首,需要的威望必定非常高。

    只是王琛不明白,静海社玩的什么戏码,要找自己当行首?要知道至今为止,王记都没加入过什么行社,哪怕现在加入,都是新晋“会员”,凭啥会让自己当行首?

    他想了想,说道:“要我当行首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们总得说明原因。”

    钱员外站起身,笑吟吟道:“不瞒您说,如今林家被灭,林金行一盘散沙,如果短时间内找到一个威望隆高的人出来,同样可以恢复昔日辉煌,但我静海社不甘久居人下,想成为通州城商业的制定者,自然,需要有个能带领我们披荆斩棘的行首,布洲子您是王继恩公公的义子,又和官府关系匪浅,再则,王记货物神奇异常,能吸引外地商人求购,所以我们想请你当行首,一方面维持官府关系,另一方面,凭借你如今的威望,吸纳林金行原来的同行前来加盟。”

    其实并不只是如此。

    他们听到林家被灭和王琛或多或少有关系,内心实在惶恐。

    生怕一个不小心在商业上得罪了王琛,然后重蹈林家覆辙,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打不过你,还不能加入你了?

    比如现代社会nba的杜兰特,打不过勇士队,他索性就加入了勇士队,这不,连着两年夺冠了?

    静海社打的相同主意,想把王琛这个“核武器”拉进去,震慑其他商行。

    王琛一听,大致明白什么意思了,知道当行首好处多多,只不过嘴里还假装谦虚道:“我王琛何德何能让诸位厚爱,王记加入静海社没问题,至于行首不行首,实在恐难担任。”

    钱员外劝道:“行首非您不可啊!”

    李老爷也道:“是啊,我等诚心诚意,布洲子切莫拒绝。”

    其他人也你一句我一句说了起来。

    “我们还指盼您带领我们越做越大。”

    “布洲子,拜托了,请你当我们静海社行首。”

    王琛乐呵了,露出一副勉为其难的表情,学着赵匡胤龙袍加身时说过的话,道:“你们想富强静海社,找我当行首,这没什么问题,但咱们必须约法三章,凡遇到大事,必须听我命令,如果不答应,这行首我不做也罢。”

    “行行行,都听您的。”李老爷大喜。

    钱员外更是兴高采烈道:“那我等回去准备,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便先对外宣布您当了咱们静海社的行首,然后找个黄道吉日,正式授礼。”

    “好啊。”

    “总算说服布洲子了。”

    “这次我们静海社要飞黄腾达了。”

    诸多商人喜气洋洋,他们都知道王琛有通天的关系,再加上王记商品稀奇,若是王记愿意,能带动他们各自的生意,自然巴不得不会和他们有利益冲突的王琛当行首。

    谈完事情。

    众人把入行的好处说了遍。

    一开始王琛还以为就多了股势力,没想到好处还真不少。

    首先,行会有归属感,大家会互相帮助,有什么资金短缺啊,都可以找人商量挪一些,其次,人脉网络庞大,做生意嘛,肯定需要人脉的,第三,信息渠道,静海社几十个会员,每个都有不少市场实时信息,有助于商品销售。

    最关键,抱团合作的话,遇到什么事儿,只要行会牵头,强强联合、资源互补、以弱带强,便能够摧枯拉朽扫平竞争对手。

    什么资源共享等等就不用说了。

    反正王琛知道百害而无一利。

    约好权利交付日期,众人又寒暄了一阵子,这才起身要走。

    王琛送李老爷、钱员外等人到门口,忽然想到一件事,拉住钱员外问道:“刚才你们说我天上星宿转世怎么回事?”

    钱员外一怔,随即笑着指了指王云仓,“你堂兄告诉我等,你出世之时异象连连。”他简短的把王云仓说过的话说了遍。

    听完后,王琛险些一头栽倒,回头瞅了瞅王云仓,这老小子眼神飘忽,压根不朝着自己看,明显在心虚。

    “那我等先告辞了。”钱员外拱拱手,走了。

    李老爷等人也打了个招呼,一一离开。

    等到门口只剩下王琛和王云仓两人,他假装露出笑眯眯的神色,缓缓朝着王云仓走进,“云仓兄,啧啧。”

    王云仓干笑了两声,“琛哥儿,有啥事吗?”

    “有啥事?”王琛举起手来,大吼一声追打而去,“瓜皮,受死吧!”

    王云仓知道闯祸,早有准备,见状“哎呀”怪叫一声,扭头便跑,两条腿蹬得跟风火轮似得,别提逃窜的有多快。

    ……

    打闹了一会。

    王琛心情不错地回到了卧室,想让王文秀乔装打扮一下出城去解决户口的事情。

    然而,走进去还未来得及和王文秀说话,外面再次传来王云仓猥琐的声音,“琛哥儿,又有人找你。”

    王琛对外喊道:“又是谁啊?”

    听声音王云仓应该凑到了门缝边上,压低声音道:“小翠姑娘。”

    话音刚落,王文秀急忙站起身跑到门边上,打开门。

    只见打扮的像难民的小翠见到她哇地一声哭出来,扑到她怀里,抽泣道:“少……少夫人,我……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王文秀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道:“不哭不哭,进去说话。”

    两人走了进来。

    王琛看着王文秀安慰了一阵子小翠,没说话。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小翠才止住哭声儿。

    这时,坐在床边的王文秀才拉着小翠手,问道:“我让你藏的东西带来了吗?”

    小翠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用力点点头道:“带来了,原先我以为你和林家人同归于尽了,想着把东西交给王公子就自尽下去陪您。”

    一旁看着的王琛心中叹息了下,唉,这两女子也算是有情有义,一个当初为了小翠放下脸面来求自己,另一个不谈会不会真的像说得那样,最起码身怀传国玉玺海图和藏宝图都没有溜走,可想而知,情感浓厚到什么地步。

    小翠从衣襟内侧拿出一份东西递给王文秀。

    王文秀打开布包裹瞧了一眼,这才起身来到王琛旁边,款款一拜,把手里东西递过来,“公子替妾身报得血海深仇,妾身自然也信守承诺把此物交付与您。”

    王琛当然知道这是传国玉玺的海图和藏宝图。

    传国玉玺是何等存在?

    那是让上古无数国家足以发动战争争夺的绝世宝玉啊!

    他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伸手接过,抽出第一张白色布匹展开,上面歪歪曲曲画了很多看不懂的路线,王琛汗了下,自己根本看不懂海图啊,随即,他又拿起第二张白布瞧了瞧,同样,上面画着一些不明所以的路线和植物、山岭的画像。

    得,全都不懂。

    林少夫人似乎看出来了,解释道:“这份海图需要经常跑海的人才能看明白,至于藏宝图……估计天底下只有妾身和小翠才能看懂,原先我想和林家同归于尽后,给小翠找个好托付,不指望公子娶她当正室,只要给个名分,哪怕侧室便可,她便能带你去寻宝物,否则你断然找寻不到。”

    王琛:“……”

    你这女人心机真深。

    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最后还要算计哥们儿一把,想让我娶小翠?

    ……

    得到传国玉玺海图和藏宝图。

    王琛放进了空间里,随后又叮嘱王云仓帮小翠也安排个身份,最后让比较机灵的马化腾花重金去聘请林家长生库的掌柜唐先生,自己则是朝着县衙而去。

    县衙。

    内堂,没有第一时间见到周知县。

    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周知县才从外面匆匆跑进来,他进来后坐都没坐,火急火燎道:“布洲子,我正在处理林家谋反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你有什么事尽快说,待会武德司的人可能过来,我可能没空陪你。”

    王琛知道周知县肯定忙,急忙把事情说了一遍,“我听说林家有些产业会充公事后唱卖……”

    周知县多精明的人,都没等他话说完,便打断道:“你想要什么都没问题,待会我让朱县丞去办。”

    王琛道:“钞引盐商资格、林家两间大脚店,还有一万亩地。”

    周知县二话不说,“行,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哪怕咱俩关系匪浅,你同样需要出钱,只不过我能给你价格便宜点。”

    王琛问道:“大概需要多少钱?”

    周知县想了下,“钞引盐商行商权和卖酒权不要钱,我有权转给你,不过林家卖盐的阁楼和两间脚店要钱,按市价的话加一起得一万五千贯,我可以只收你五成,七千五百贯吧,毕竟我也要和上面交差,另外,咱们通州城上好淤田一亩地卖价两贯五百文,这个好办,我能给你一亩一贯钱的价格,你总共拿一万七千五百贯出来即可。”

    卧槽。

    这么多东西要一万七千五百贯?

    哥们儿至今在北宋只赚到一万九千多贯,去掉各种开销,大概还剩下一万八千贯,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不过王琛心里清楚,即便拿出去一万七千贯,自己还是占了不小的便宜,否则按照市场价算的话,最起码要付出四万贯钱。

    省了两万两千五百贯钱啊!

    换算成rmb等于少花了两千多万呢!

    王琛抹了抹额头冷汗,看来自己要努力在北宋赚钱了,否则收购好东西回现代社会卖的钱都没有,想完后,他道:“一万七千五百贯没问题,什么时候给县衙?”

    周知县道:“地契、房契过户的时候给,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他便抬步要朝外走。

    王琛想到一件事,急忙拉住道:“周知县,还有件事,我想问问林远图怎么样了?”

    提起此人,周知县哈哈大笑道:“这厮当真脓包。”他压低声音,“昨晚我让人还未动手,林远图便忙不迭地承认自己谋反,还说只要不打他什么罪都认。”

    王琛晕了下,这货骨头太软了吧?但转念一想,林远图并不是骨头软,而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毕竟不论怎样,县衙这边肯定要坐实林家谋反的罪名,如果不承认,杀了林远图都可能,更别说各种严刑拷打了。

    承认就不一样了。

    林远图一顿毒打都不会有,县衙还要好吃好喝供应着,因为最后要送去京城听候皇帝发落。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周知县又笑吟吟透露道:“告诉你个事,我听武德司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林远图极有可能会被受以宫刑。”

    王琛啊了一下,“谋反不是满门抄斩吗?为啥宫刑?”

    周知县嘿笑了声,“还不是你弄出来的画像太逼真,武德司见到林远图手捧传国玉玺的画像,必定要调查处传国玉玺踪迹,但是呢,林家谋反,肯定不可能留后,所以啊,先咔嚓了再说。”他还伸手做了个剪刀的姿势。

    见状,王琛觉得裤裆一凉,日,砍头也比宫刑好啊。

    唉,怪之怪林远图这货名字不好,叫什么不好,非要叫林远图,不知道《笑傲江湖》里那位“林远图”为了练辟邪剑法自己把自己给切了吗?

    周知县走了。

    王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古怪地笑了笑,心说,别林远图就是创造《葵花宝典》的前朝太监吧?

http://www.linlida.com/2_2846/16745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