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65章 演技技高一筹
    马车里。

    王琛触碰到了那只柔软冰凉的小手儿,心脏噗通噗通加速跳动。

    在他印象中,古代女人都是比较刻板,保守礼教束缚,征服难度非常高,更何况从自身接触情况来看,林少夫人一直自视甚高,换现代社会的话说,就是喜欢装清高,又增加了征服难度。

    最关键,林少夫人不仅仅是人妻,还是仇人的老婆。

    所以王琛主动触碰之下,觉得有点口干舌燥,莫名兴奋起来。

    果然,被抓住手的林少夫人瞬间脸色大变,可不知道她是不是城府太深,微微扭动了下,竟然控制住了,还露出微笑,反手拍拍王琛的手背,“公子切莫着急,妾身对你刚才作的诗很感兴趣,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好像是残句,公子不如趁此雅兴,把全文补足?”

    王琛知道她想拖延时间,欺身坐到她身旁,一股沁人心扉的女人体香扑鼻而来,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是不是我把诗文补足,你就能安心了?”

    一般人作诗,哪有那么快。

    当然了,瞎作打油诗除外。

    因为坐的很近,几乎都要贴上来了,林少夫人身子绷得很紧,强笑道:“那是,公子不能因为性子急就胡乱凑合,否则毁了经典,妾身可不高兴。”

    “行,保证经典。”王琛道。

    林少夫人眼睛睁得很大,用她美丽的眼眸看来,似乎在认真听。

    王琛张口既来:“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昭昭暗度。”

    “原来是首词。”林少夫人微微点头,“公子继续。”

    她故意打断,就是想让王琛丢失灵感。

    灵感这玩意稍纵即逝,只需要一点小小的破坏而已。

    到时诗词作不出来,林少夫人有的是理由躲闪王琛的骚扰。

    谁知道,被打断的王琛根本没受任何影响,继续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全词一念完,林少夫人整个人都愣住了,轻喃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首词是宋代著名词人秦观所作,借牛郎织女的故事,以超人间的方式表现尘世的悲欢离合。

    词里的意思大概是说:纤薄的云彩在天空中变幻多端,天上的流星传递着相思的愁怨,遥远无垠的银河今夜我悄悄渡过。在秋风白露的时候相会,就胜过尘世间那些长相厮守却貌合神离的夫妻。共诉相思,柔情似水,短暂的相会如梦如幻,分别之时不忍去看那鹊桥路。只要两情至死不渝,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

    这首词直击林少夫人的内心,她回想到自己和林远图看上去长相厮守却貌合神离,又回想到刚才和王琛说得虚与委蛇的话,王琛却当真了,一片真心,说什么只要两情至死不渝不会贪恋短暂的卿卿我我。

    唉。

    林少夫人心中长叹一口气,有点不忍心看过去,她觉得自己利用王琛有点愧疚,“公子所作之词当真妙不可言,怪不得整个通州城青楼姑娘们都对你日思夜盼。”

    王琛正在攻略她,故意甜言蜜语道:“就算是天下所有女人都不及你好。”说着,伸手揽上了林少夫人的纤细如蛇的腰肢。

    林少夫人整个人都僵硬住了,挤出一抹羞涩的笑容,“热,公子且松手,可好?”

    王琛忽然回想到玩《真三国无双》里面的一句话,敌羞吾去脱他衣,于是笑道:“少夫人若是觉得热,可以把纱衣褪去,我可舍不得松开你这美人儿,来,我帮你脱。”

    “别!别!别别别!”林少夫人连忙阻止,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下,道:“心静自然凉,其实我觉得也没那么热了。”

    她什么想法王琛怎么可能不知道。

    既然大家都在演戏,那么他肯定不会先怂,况且现在是他在占便宜,自己又没什么损失,进挪道:“哎,你别这般见外,热坏了可不好,既然我们都钟情于对方,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还是把纱衣褪去吧。”

    他主动伸手去剥衣服了!

    都到了这一步,王琛心想你这女人应该受不了了吧?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林少夫人竟然忍住了,她轻轻推开王琛的臭手,“妾……妾身自己来。”

    我靠。

    你认真的?

    王琛有点不敢相信。

    可结果林少夫人真的款款褪去披在肩膀上的纱衣,露出凝脂如雪的双肩,都能看得见双肩上肚兜红色的带子了,她似乎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褪去纱衣的一刻,浑身微微颤抖着,脸上还露出勾人夺魄的艳笑,“公子可曾满意?”

    王琛看得血脉喷张,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啊,他用力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道:“少……少夫人好美。”

    “油嘴滑舌。”林少夫人详装嗔道,露出娇羞不已的神态。

    这幅小女儿姿态,弄得王琛脑子一热,他差点都忘了一开始的目的,伸手猛地抱住林少夫人,嘴巴凑过去就要亲,双手更是隔着丝绸衣裳抚摸她嫩滑的后背。

    即便到了如此,林少夫人还在强忍,她用双手抵在王琛胸前,红扑扑着脸蛋儿,道:“公子,公子,还请你自重。”

    王琛有点意乱情迷,胡乱回了句,“咱们不是情投意合吗?”说着又要啃过去。

    林少夫人非常有心机,依旧不急不缓道:“情投意合也不能行苟且之事,毕竟我还是他人妇,假以时日,我家官人暴毙或一封休书,妾身离了林家,自然来寻你,到时你想怎样都可以,现在不行,如果被人撞见,妾身以后还有何脸面活在世上?你若是真欢喜我,就不要强行行事。”

    被她这么义正言辞来了句,王琛稍稍清醒了点,明白自己最终的目的不是弄女人,而是摸清楚林少夫人的底,他心中念头飞转,马上回道:“不行苟且之事,只是想和你亲近一番。”

    “不行。”林少夫人很坚决。

    眼见如此,王琛松开她,假装失望透顶摇摇头,道:“我还真以为你钟情于我,没想到亲一下都不肯,算了算了,我不强求。”

    或许是目的还未达到,又看见王琛心灰意冷的样子,林少夫人有点心急,她纠结了一小会,咬咬牙狠心道:“亲近未尝不可,但公子风流,妾身生怕有朝一日你负了我,所以……”说着,她扭动了下曼妙的身子,勾引起来,“所以只要你哪日你能证明你真心喜欢,我便和你亲近。”

    要知道她脱去了纱衣啊。

    不扭动还好,一扭动,脖子往下那个部位,霎时间,隔着白色丝绸都能看见汹涌不已的颤抖。

    王琛看的眼睛都要冒火了啊,他恨不得立刻把这女人按在马车里狠狠收拾一顿,卧槽,这妖精太勾人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反问道:“你要我如何证明真心?”

    林少夫人侧着脑袋想了下,“我且问你,你当真喜欢我?”

    王琛:“当真。”

    林少夫人认真问道:“为什么喜欢我?”

    王琛:“少夫人沉鱼落雁,在下一见钟情,不为什么。”

    林少夫人再问,“有多喜欢?”说完,她补充了一句,“若是你能说出多喜欢,那妾身便信了你是真心的。”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很难。

    说什么海枯石烂,一听就是口花花。

    要说其他的,又显得力道不太足。

    别的不知道,王琛清楚林少夫人是在用话堵住自己的行为举动,不让占便宜,他脸上渐渐平静下来。

    要表现的有深度?

    还要不让人觉得口花花?

    王琛看看她,轻声说了一段如今还没出现的话:

    “我愿化身石桥。”

    “受那五百年风吹。”

    “五百年日晒。”

    “五百年雨打。”

    “只求……你从桥上走过。”

    言罢,他叹了叹气,“大概就是这么喜欢吧。”

    这句话出自《石桥禅》,被现代社会无数人奉为经典。

    果不其然,林少夫人听完后眼神立刻出现变化,愣住了!

    五百年风吹?

    五百年日晒?

    五百年雨打?

    只求她从桥上……走过?

    这是何等的拳拳赤子心,才能够由衷地说出这么看似平淡,却让人绝望到心疼的话啊!

    如果说,一千五百年风吹日晒雨打只为见一面都不算喜欢,那么什么样才算是喜欢?

    林少夫人眼神渐渐迷茫,想到林远图一次又一次的抽打自己,再看看眼前眼神清澈说出世界上任何甜言蜜语都比不上的甜言蜜语的王琛,她莫名觉得自己心脏像是被什么揪住了一样,很疼,很疼。

    要知道,从头到尾,她都只是想利用王琛。

    然而没想到对方却如此痴心、真心,这对于一个深陷婚姻沼泽无法自拔的女人来说,绝对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其实她哪里知道,王琛在现代社会电影、电视剧看过无数,演技技高一筹而已!

    但无论怎么样,林少夫人真的动心了。

    女人是感性动物,在情绪波动十分厉害的时候,非常有可能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或许事后会后悔,但情绪来了,会情不自禁身不由己,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比方说现在。

    林少夫人伸出羊脂白玉一般的手臂圈住王琛脖子,慢慢闭上眼睛,她下巴微微抬起,红唇娇艳欲滴轻动,喃喃迷离道:“公子,爱我。”

http://www.linlida.com/2_2846/16745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