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现实 > 大戏骨 > 1702 作品为王
    2006年,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错过了大好局面,与奥斯卡影帝失之交臂,再次证明了学院公关充满了无数变数,实力不是得奖的唯一标准,如果公关策略出现了错误,那么大好形势也可能就此葬送。

    在那之后,莱昂纳多已经连续七年无缘奥斯卡提名,今年的“华尔街之狼”在最后时刻掉队,依旧处于漫长的“宿醉”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

    现在轮到蓝礼了。

    同样是正值巅峰,同样是两驾马车,同样是业内口碑更弱的作品入围提名……当奥斯卡提名名单公布的时候,几乎所有业内人士所有媒体记者都第一时间将蓝礼和莱昂纳多联想了起来,唯一的不同就在于,“地心引力”今年的整体实力是更加强劲的,但制作发行公司却是华纳兄弟——2006年人心不足蛇吞象的那个华纳兄弟。

    对于蓝礼的回应,每一位记者都摩拳擦掌。严格来说,不要说记者了,就连观众和影迷们都不由产生了好奇,不仅座谈会之上提起了这个问题;而蓝礼把话题重新抛给了观众之后,现场热火朝天的讨论更是直接证实了这一点。

    因为圣丹斯的异军突起,大批大批记者从洛杉矶赶往帕克城,几乎每个人的脑海里都齐齐浮现出了相同的问题,就苦苦等待着今天的首映式,希望能够正面从蓝礼这里得到回应,现在好不容易挑起了话题,他们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

    “你自己觉得,哪一部作品的表演更好呢?”记者还在不依不挠。

    蓝礼忍不住就轻笑了起来,“那么你期待着什么答案呢?”这是在……耍无赖吗?现场记者立刻就准备开口反驳——又或者是咄咄逼人,但蓝礼没有给他们机会。

    “我是认真的。”蓝礼的表情依旧轻松,狭长的双眼微微弯了起来,“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希望我做出什么回答。从技术角度来说,两部作品的表演之中,我都竭尽全力、倾尽所有,在我能力范围之内达到了最佳,这是对导演的尊重,也是对工作的尊重。作为一名演员,我不认为有高低之分。至于从情感角度分析的话,我在座谈会之上已经聊了许多,答案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诚恳而专注。

    蓝礼注视着眼前的记者们,心平气和地给出了回答。

    其实,他说谎了。他知道记者们在期待着什么——

    如果选择了“地心引力”,那么记者就可以吐槽一向清冷的蓝礼居然展开学院公关了;如果选择了“醉乡民谣”,那么记者就可以煽风点火说蓝礼对奥斯卡不满。

    不管是什么答案,记者都可以制造出更多热点,即使蓝礼没有多说什么,后续的话题都可以就此延伸展开,在颁奖季之中好好地热闹一把,正好,现在好莱坞缺少继续“批判”蓝礼的素材呢。

    蓝礼愿意从情感角度选择“醉乡民谣”,不是从颁奖季角度出发,而是从艺术创作出发,他在座谈会之上的回答总是能够击中广大艺术爱好者、艺术创作者们的心情,每一位喜欢“醉乡民谣”这部作品的观众都可以感受到蓝礼的真诚,这与奥斯卡、颁奖季是没有关联的。

    但记者们的咄咄逼人却显然是希望制造更多波澜,蓝礼又怎么可能轻易上当呢?

    回答完毕之后,蓝礼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记者们,没有说话。

    突然之间,气氛就冷却了下来,刚刚的热闹喧哗似乎还在耳边萦绕涌动着,转眼就陷入了面面相觑的清冷,记者们正在思考应该如何衔接提问、而蓝礼则毫无预警地掐断话语,一问一答的无缝衔接模式就这样被猛然打断了。

    如果仅仅只是如此,最多也就是被打断一个两个节拍,记者们回过神来之后,随即就可以再次完成衔接,所谓的空档也不会太明显,但问题就在于,蓝礼依旧在静静注视着眼前的记者们,那双清亮的眸子一点一点地将光芒收敛下来,然后整个人的气质就再次变得清冷而疏离,眼底深处甚至可以捕捉到一抹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过去这几天时间里,蓝礼整个人都显得轻快而明朗,展现出了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模样,记者们几乎就要忘记了,眼前这个男人是无比危险的,不仅仅是恶作剧大魔王那么简单,记者们站在他的面前总是无法占到便宜,稍稍不注意就要狼狈收场了。

    现在,蓝礼身上的那股危险气息就再次弥漫了开来。

    沐浴在蓝礼的视线之下,那股气场与气势就缓缓施压过来,记者们可以明显感觉到:蓝礼不喜欢这个话题,他也丝毫没有掩饰的打算,如果他们再继续逼问下去,恐怕蓝礼就要展开反攻了。那么……

    不由自主地就打起了冷颤,然后话语就卡在了喉咙之中。于是,现场的节奏才被彻底打断,卡在了一个奇怪的位置。

    蓝礼却毫不在意,视线缓缓扫视过去,全场都没有出现任何声音,他也就收回了视线,嘴角轻轻勾勒出了一个弧度,却捕捉不到任何笑意,“既然没有问题了,那么我和达米恩就先告辞了,希望你们会喜欢这部作品。”

    随后,蓝礼转过身,轻轻拍了拍达米恩的手臂,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就扬长离去了。

    达米恩有些犹豫,因为现场的气氛似乎不太美妙,现在就这样离开,真的没事吗?

    眼前的记者们一个个欲言又止,视线牢牢地锁定住了蓝礼的身影,却终究没有人开口挽留,那股静默衍生出了一种奇妙的和谐感,达米恩懵懵懂懂地收回了视线,一路小跑地追上了蓝礼,朝着电影院放映厅方向走了过去。

    一直到脚步靠近了拍照区的时候,身后的记者们才再次发出了声响,那短暂的沉默和僵硬似乎从来不曾发生过一般。

    达米恩还是忍不住连连回头,眼神里写满了不确定,“蓝礼……”他试图询问一下记者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却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切入。

    蓝礼转过头来,察觉到了达米恩的不确定,却没有过多解释什么,只是转移了话题,“做好准备走进放映厅面对观众了吗?这是属于你的时刻。”

    达米恩还是有些心神不宁,但首次参加正式红地毯的紧张和期待,让脑子乱糟糟的,无法完整清晰地思考,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蓝礼的脚步走进了放映厅,然后眼前的景象就带来了直接而凶猛的震撼,瞬间让达米恩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

    八百人。

    整个放映厅里的八百个席位已经全部坐满,座无虚席,将空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塞满,几乎就要满溢出来;然后注意到蓝礼和达米恩的现身,全场观众集体起立,纷纷送上了掌声,以最热情也最直接的方式表示欢迎。

    之前就已经抵达现场的JK-西蒙斯也主动迎了上来,脸上带着憨厚可亲的笑容,张开双臂拥抱住了达米恩,然后就看到了满脸震惊、几近呆滞的达米恩,没有反应,西蒙斯也是满脸讶异地看向了蓝礼,投去了询问的视线。

    蓝礼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当初“太平洋战争”的首映式,他的心情也差不多,他可以理解达米恩的心情。

    达米恩已经完全被眼前的盛况惊呆了,完完全全没有想到全场满座的景象居然具备了如此强悍的视觉冲击力,更重要的是——“外面……”达米恩指了指身后,朝着蓝礼投去了询问视线,眼神里充斥着困惑的光芒。

    红地毯之上,超过八百名观众。

    放映厅之内,超过八百名观众。

    这几乎让人开始怀疑,这不是圣丹斯,而是多伦多,如此盛况绝对是闻所未闻的。这不是达米恩第一次参加圣丹斯,但他却从来不曾经历过如此场面,人数的优势就这样如同惊涛骇浪般地铺面而至,制造出了一种碾压感。

    现在,什么记者什么紧张什么忐忑,全部都烟消云散,满眼满心都只剩下这全场满满当当的观众。

    蓝礼没有解释,只是微笑地对着达米恩说道,“我告诉过你,这是属于你的时刻。接下来我们就要一起进入电影的世界了。”

    这就是达米恩梦寐以求的时刻:与电影爱好者们在圣丹斯的舞台上,分享自己的艺术、自己的梦想和自己的创作,然后互相交流、互相争论、互相启发,继而探讨出不同的艺术风格。

    现在,这一切正在发生。

    达米恩愣愣地点点头,但情绪却开始一点一点地插上翅膀,肆意翱翔、徜徉飞扬。

    全场掌声之中,蓝礼和达米恩等人顺利落座了,这里是圣丹斯,一切以电影为先,没有客套寒暄的采访环节,主创人员打过招呼之后,就可以进入电影放映环节了,现在就是如此。

    放映厅之中的灯光徐徐暗了下来,周围还有着嗡嗡的低低响声,不能算是吵闹,更多是躁动,全场观众都显得有些激动和亢奋,等待了又等待的电影作品终于要上映了,越是临近就越是亢奋,难免就有些按耐不住。

    在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鼓点就开始在耳边敲响。

http://www.linlida.com/2_2263/31325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