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现实 > 纯禽大叔坏坏哒 > 第1463章 不能让他蒙在鼓里
    苏以珩看着顾希,道:“有很多事你都不知道,还是别这么说她了。”

    “是啊,我不知道,很多事我都不知道,你替她把什么都做了,把我哥这么瞒着,你觉得这样做对你好,还是对她好?”顾希看着苏以珩,道。

    “我不会看着希悠有麻烦而置身事外。”苏以珩道。

    “行,你可以不置身事外。她和我哥是夫妻,本来应该是一体的,可是很多时候,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体。现在她怀孕了,不跟自己的老公说,跟你说——”说着,顾希顿了下,想了想,道,“她跟你说干什么?难道她有别的计划?不想让我哥知道?”

    苏以珩本不想说,可是到了这个地步了,和顾希说了,也没什么。

    于是,苏以珩便把方希悠和沈家楠的事告诉了顾希,以及方希悠打算把孩子流产也告诉了妻子。

    顾希,震惊了。

    她站在苏以珩的书桌边,久久不动。

    苏以珩见状,给她倒了杯水,递给她。

    顾希盯着他,道:“到了这样的地步,你还要维护她,是吗?”

    “我不希望她和阿泉——”苏以珩解释道。

    “你不希望?你不希望什么?不希望我哥和她离婚,是吗?我哥现在这样儿,他怎么离婚?谁支持他离婚?你,你就帮着方希悠继续这么祸害我哥吧,苏以珩,我真是,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了。她方希悠糊涂,你也跟着一起糊涂?”顾希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

    苏以珩端着水杯,坐在她身边,顾希却根本不看他。

    他便把水杯放在茶几上,道:“那你说怎么办?她和阿泉结婚这么多年,过的什么日子,咱们都清楚,你,你说她——”

    “你这是在为她出轨辩解,是吗?苏以珩,我没听错吧?”顾希打断苏以珩的话,转身盯着他。

    苏以珩哑口,却说:“我没有辩解,我只是,只是不想你误会她太深。她也是有苦衷的,这么多年下来,她怎么熬得住?总有心理脆弱——”

    顾希盯着他,表情极为怪异,讽刺,意外,难以置信。

    “你干嘛?”苏以珩道。

    “苏以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不是把方希悠的说辞又拿来给我重复一遍?因为和丈夫感情不够好,就要去出轨,是吗?然后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丈夫,是吗?因为你对我不是足够好,我内心寂寞空虚冷,所以我出轨不是我的错,是你的错,是吗?你就是这意思,是吗?”顾希道。

    “我也没那么说——”苏以珩道。

    “是,你没直接这么说,可是,你现在的逻辑,完全是站在她的那一方,你完全是在为她考虑,你完全没有考虑到我哥的心情和地位。苏以珩,你觉得这么下去,等我哥坐到那个位置上,你苏以珩还能像现在这样呼风唤雨吗?京通还能是你陆家掌管吗?我告诉你,苏以珩,我哥能把方希悠的出轨忍下来,把方希悠怀孕的事忍下来,等他将来掌权了,他第一个灭的就是方家!”顾希说着,看着苏以珩。

    苏以珩,似乎并不相信。

    “你不相信,是吗?我知道你不相信,你觉得他上位需要方家,所以他不会把方家怎么样,是吗?你学过历史没有?汉武帝怎么对待他舅舅田蚡?雍正怎么对待他的舅舅隆科多?这样的例子,还少吗?上位者,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我哥能把这样的奇耻大辱忍下来,你就该好好替方希悠和方家担心,担心他们将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而你,替方希悠做了这些脏事,瞒着我哥,你觉得他连方家都能除掉的时候,他不会对你下手吗?就你苏以珩,就你京通,能跟他抗衡?没了你一个苏以珩,会有十个百个苏以珩为他效命,没有了陆家的京通,会有十个百个京通向他称臣。苏以珩,你,不要觉得自己太重要了,不要把我哥对你仅有的那点兄弟情义都在方希悠的身上磨掉了。不值得,你知道吗?方希悠错了,你不能跟着她一错再错!”顾希道。

    苏以珩,不语。

    顾希的语气放低了,耐心地说道:“苏以珩,现在这个孩子,不管是不是我哥的,她方希悠不说,你得跟我哥说,不能让我哥蒙在鼓里。该怎么处理,怎么决定,那是他们夫妻要商量的,轮不着你这个外人拿主意,你知道吗?苏以珩,你不能再这样继续一条道走到黑,被方希悠给拖累了。”

    “你说的有道理,我也觉得应该让阿泉知道。可是,”苏以珩说着,看着妻子,“可是你让我看着希悠那样子不管,我怎么,怎么放心?”

    顾希的手,放在苏以珩的胳膊上,道:“我知道你关心她,可是,现在她做了错事,你是她的朋友,就应该帮她纠正她的错误,让她正道直行,而不是继续一错再错。她现在头脑不清楚,你不能啊!既然她和我哥不能离婚,你是他们的朋友,就应该帮助他们中间润滑,就像这些年你一直在做的事一样。你要帮助他们,做他们的润滑剂。没有任何比你更有这个机会和条件。我哥将来的路很难走,他的后方绝对不能乱,方希悠,绝对不能再给我哥惹事。你能做的,就是帮我哥稳住大后方,这件事,对我哥来说,非常重要!”

    苏以珩看着顾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你看的通透!”

    “你那是当局者迷,你把方希悠的事都当成自己的事。不管她做什么,你都不动脑子想想就跟着,怎么可能看的通透?”顾希道。

    苏以珩拉着顾希的手,道:“对不起,老婆。”

    “以后,做事的时候好好想一想,最好,凡事跟我哥请示一下再做。虽然你们是兄弟,可是,将来他是要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你得小心。最最要紧的,就是不能对他有异心,不能让他觉得你有异心!”顾希道。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你这才到首长身边几天,觉悟就这么高了?”

    顾希笑了下,道:“是我悟性高,不行吗?”

    苏以珩点点头。

    “这件事,你还是跟方希悠说说,跟我哥说出实情,别瞒着他。”顾希道。

    “嗯,我明白,你放心,我会这么做的。”苏以珩道。

    至于沈家楠——

    苏以珩的心头,想到了什么。

    “我给希悠打电话,先问她一下。”苏以珩道。

    顾希无奈摇头,苏以珩便说:“如果她想和阿泉说,就让她说,她说的话,更好。”

    “你说的也有道理。”顾希道,“那你跟她打电话吧!我等会儿就先睡了。”

    “嗯,我知道了,你睡去吧!”苏以珩道。

    说完,顾希就起身离开了。

    苏以珩掏出手机,给方希悠打了过去。

    而这时,方希悠正和叶敏慧在通电话。

    叶敏慧把今晚在覃家的事告诉了方希悠,气愤的不行。

    方希悠自己也是心里一阵愁,哪有多余的心思听叶敏慧说这件事?

    “回头再说吧,敏慧,我身体不舒服,你也别老是计较这事了,除了给自己添堵,又能怎么样?”方希悠道。

    “姐,那我不烦你了。你早点休息。不过,上次咱们说的那件事,我正在想办法了。”叶敏慧道。

    方希悠一听,想要止住叶敏慧,却还是没说出来。

    “好吧好吧,只要你开心就好。”方希悠说完,就挂了电话。

    和叶敏慧这边结束了通话,方希悠就把电话给苏以珩打了过去。

    “以珩,什么事?”方希悠问。

    “希悠,那件事,我觉得你还是先和阿泉通个气,告诉他吧!”苏以珩道。

    方希悠,愣住了。

    “你,什么意思?”方希悠问。

    “这件事,阿泉迟早都会知道的。如果他事后从别人那里知道,只会对你的猜忌更深,还不如你现在和他说了——”苏以珩道。

    “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说了。”方希悠直接打断了苏以珩的话,道。

    “希悠?”苏以珩叫了声。

    “以珩,这件事,我会做主。等我需要你给我意见的时候,我会问你。”说完,方希悠挂了电话。

    苏以珩听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急促鸣音,久久不动。

    希悠,你——

    电话那边的方希悠,对于苏以珩的行为,好一会儿都没有办法理解。

    以珩怎么了?怎么会说这样的话?让她告诉阿泉?她怎么说?

    让阿泉知道她有了别人的孩子,她以后怎么在他面前站立?她以后还怎么活?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绝对,不能。

    可是,以珩这么说,难道以珩有打算要告诉给阿泉?

    方希悠的心,没办法安宁下来,拿起手机给苏以珩打了过去。

    苏以珩的手机,很快就响了。

    “以珩,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吗?”方希悠道。

    “你放心,没有你的同意,我不会告诉给他的。”苏以珩道。

    “抱歉,以珩,这件事,这件事,我不能,不能被动,我不能继续在他面前被动下去了,你明白吗?”方希悠道。

    “我明白。”苏以珩道。

    “你放心,我会好好考虑这件事的,以珩。”方希悠说完,就挂了电话。

    夜色,越来越深。

    苏以珩望着窗外的漆黑夜色,心头却如同压着巨石一般,无法呼吸。

http://www.linlida.com/2_2061/3132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