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丧尸不修仙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究竟谁帮了忙(一更)
    突然有种负罪感。

    自己算是外来入侵物种吧?

    无归是dna被污染了的原土生物吧?

    自己当初可也是参加过抵制外来入侵物种的绿色环保活动的,可如今——

    咳咳,往事不可追,做人的日子就让它过去吧,毕竟做丧尸的时候也没少转化人。

    夜溪想明白了,对着小爪子弹了弹晶核,小爪子似有感应,动了动指头,夜溪笑了笑。

    然后去看别的小晶核,检查无虞,不是不发光了,而是没有黑夜的力量强,光被压制着散不出来,看上去虚弱,实际上还好。

    夜溪双手叉腰盯着黑色的天空瞧,她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她吸收的法则之力——毁灭。

    而以这种形式表现出来,有种黑夜是白昼的终结,光明被黑暗毁灭的意思。

    夜溪仔细回忆着琢磨。

    她吸收了仙泉的千年怨气,千年啊,她才几岁啊,当然压制不住,而且她本性噬杀,不顺心了弄死几个活物自然就顺心了,所以那个时候她只想着杀人。

    然后杀了小一万的魔,还不够。

    之后天就黑了,有雷劈她。

    她可没那么大的脸觉得那雷是来帮她的,一定是杀了太多魔族上头又不高兴了,只是摸不准那雷一开始是奔着阻止她还是杀她来的。

    多半只是为了阻止,上头那些早在群里通过气了,自己不是那么好劈的,当初楚河界差点儿把它自己劈漏了她也没事儿,若是奔着她的命来,天雷至少该再加十倍。

    那就是阻止来的。

    但有毁灭法则之力的天雷啊,是想劈残自己吧?

    结果,阴差阳错。

    自己这边一腔洪水没处泄呢,上头就用带着法则气息的雷劈下来,妥妥的开了口搭了渠啊。

    渠成水出。

    自己写出叉叉了,初见峥嵘,效果不要太好,然后上头为自己的愚蠢恼羞成怒,咔咔咔的使劲儿劈。

    但自己已经成功吸收法则之力了,有了良好的开端,后头来的不过是大餐。

    而上头也看出了这一点,更无地自容了,所以把所有黑色天雷凝成一点黑芒——

    应该是要杀了自己!

    而黑芒触体那一刻,她根本承受不了那种惊人的破坏力,直接昏死过去。

    不出意外应该会死的。

    那怎么没死呢?

    夜溪想了想,飞到沙滩上,手伸进沙子里划拉,把小蛇划拉出来。

    “是不是你的爪子做了什么?”

    无归还气着呢:“还我还我还我。”

    夜溪抖手:“好好说话。我被黑芒打中应该会死,但没死,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无归挣脱来,干脆变回小神龙的模样,蛇形连个爪子都没有,人家提溜着尾巴他就无奈何了。

    正经道:“我没感应到什么。爪子也没异常,我的血也没激发过。怎么了?”

    夜溪摸下巴:“就是那点黑色天雷凝聚成的黑芒啊,钉我背上了,以我自己的实力是无法抵御里头暴虐的法则之力的,可我醒来时好好的。”

    无归想了想:“府君呢?”

    夜溪想想摇头:“他像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一把恶鬼珠都要昧,抵消法则之力啊,他得付出什么代价啊?不可能不邀功。”

    无归便道:“你怎么现在才想起这个?当时不问问他?”

    “当时我着急走啊。那又不是仓禹地府,万一那阴司翻脸要对我做点儿啥呢?”

    无归挠脑袋:“不然回头你问问他。你在阴司里我根本没法找到你,没法具体感应你身边都发生了什么。”

    夜溪斜眼:“还有你神龙跳不进去的地方?”

    无归:“神也要受束缚的,不然随便哪个神都能无所欲为,天地不乱了嘛。”

    权利越大,责任越重,有些规则原则更会去遵守。

    夜溪琢磨半天,无果。

    又检查身体,身体却与先前没有两样,先天仙气,月灵,先天魔气,骨骼肌肉如常。

    可这样才不对!

    黑芒明明钉在了背上,夜溪很确定,当时那力道,绝对把自己骨头都打碎了,只要它想,穿自己一个洞不成问题。但黑芒的目标是灭掉自己,常理来说,它该在自己体内肆虐破坏才对。即便自己的身体能自动修复,可修复的痕迹呢?

    “九转,我沉睡的时候你有没有帮我修身体?”

    九转回复他当时只忙着将海之乳凝成的云团散到天空里稳定晶核了,根本顾不上外头,他知道只要精神海没问题,晶核没问题,夜溪就安全无虞,所以,一直到夜溪醒来,他都没有分神出精神海外。

    夜溪后知后觉:“我就说哪里有些不对,天黑没看出来,原来是满天的云啊。辛苦你了。”

    九转晃了晃叶子。

    夜溪对无归道:“可还是不对呀,九转没有修复我的身体,那只能是我自己修复的,但我也很确定,我沉睡的时候,根本没有能量涌出。”

    所以她现在好端端的,她的后背,后背里头的骨头好端端的,且没有修复的痕迹,根本就不正常!

    无归:“那就是有人帮你修了。”

    “可痕迹呢?”

    无归:“那就是出手之人手段高超,超出我们的能力。”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同时露出恍然之色,同时叫出。

    “竹子!”

    夜溪感激的不行:“哎哟我的亲亲大师傅。”

    无归却狐疑:“他怎么过来的?不可能偷偷跟着你吧?你空间那颗竹子有问题?”

    夜溪一愣,青竹连改个作业都做不到,就能引竹子顷刻前来?

    可不是竹子谁还有这样的大能力?

    “算了,左右我无事,回头再问问吧。”

    无归想了想:“会不会是你逃进了阴司的缘故?那点黑芒自动消失了?”

    夜溪顺着想:“假如黑芒自动消失,那不该对地府造成危害,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一路炸到黄泉边。可府君没必要骗我呀,而且,如果没有造成损失,这边地府有必要找府君?再而且,就算他们看不惯我也好想友好邦交也好,都没必要找府君来啊。府君说他赔的是功德,这一点不用怀疑,因为我身上有的地府用不了,而功德对地府有用但我偏偏没有。所以,府君应该没骗我。”

    这边地府损失大了去肯定要找人陪,自己没什么好陪的,那就找上府君,地府的东西才能被地府用。

    再说了,无论如何,自己是阴了一把这边的地府,若是他们的原因让自己免于一死,怎么也该找到自己跟前来跟自己要好处。

    不像,应该不是阴司的原因。

    两人想来想去,还是竹子的可能性大一些,毕竟认识的人里,除了竹子,没有哪个比他俩强。

    夜溪举手:“假如真是竹子救了我,我发誓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又道:“回仓禹吧,吸收块道心石。”

    她没忘记无归急着提升自己呢。

    可无归却摇头:“等等。”

    等什么?

    “仙魔在酝酿一场大战,我要参加。”

http://www.linlida.com/1_1626/21250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